【芯版图】船小从来“颠簸大”,越南半导体产业的务实选择与艰难挑战

来源:爱集微 #越南# #美国#
12.6w

集微网消息,当地时间9月18日,越南总理范明政在美国硅谷拜访英伟达、Meta和新思科技等多家科技公司,并邀请英伟达CEO黄仁勋尽快赴越南访问和开展工作,希望英伟达在越南设立生产工厂,以越南为东南亚基地。

与这则新闻形成呼应关系与想象空间的是,美国总统拜登9月10日下午抵达河内,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两天后,越南政府发布《越南与美国关于提升两国关系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其中指出:“美国高度评价越南成为半导体产业关键国家的巨大潜力,两国领导人支持越南半导体生态系统快速发展,双方将积极协调,提升越南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的地位。”

《声明》透露两则关键讯息,一方面是,美越关系从“全面伙伴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实现二级连跳;另一方面是,美越关于半导体产业的合作紧密了起来。

半导体之侧,还有稀土“小心思”

范明政访美期间,收获颇丰。

新思科技与越南计划与投资部国家创新中心(NIC)签署关于培养越南集成电路设计人才的谅解备忘录,支持NIC建立芯片设计孵化中心。此外,新思科技与越南信息通信部下属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司签署谅解备忘录,支持越南半导体产业发展。

在英伟达,范明政与黄仁勋就全球人工智能发展趋势、该公司与越南合作的潜力,以及对越南正在建设的国家半导体战略提出建议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在Meta,范明政希望其继续为越南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推动技术转让,加强在金融领域的合作,以促进科技、创新和数字化转型。

这似乎可以看作美越两国致力推动科技领域合作的延续。毕竟《声明》清楚写着:“美国承诺加大对越南高科技人才培训和开发的支持......越南和美国启动半导体领域人力资源开发计划,其中美国政府将提供价值200万美元的初始种子资金。

并非“平地起高楼”。早在1979年,越南就建成了第一家半导体生产厂,从事出口东欧国家的半导体材料和半导体元件的生产、研发,并在2019年后获得业界“青睐”:2021年,英特尔向其越南业务注资4.75亿美元,在西贡高科技园区建设高科技芯片测试和封装设施;同年,Amkor在越南北宁省动工兴建总价值达16亿美元的投资项目第一期;2022年,三星电子宣布投资8.5亿美元在越南生产半导体元件......

由此可见,美国对越南半导体产业的布局绝非心血来潮。而半导体之外,美国在“工业黄金”稀土方面也有着“小心思”——位于东南亚的中南半岛东部的越南,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原材料。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显示,越南稀土储量高达2200万吨,排名世界第二。2022年,越南稀土产量由2021年的400吨迅速飙升至4300吨,排名从全球第10上升至第6。

拜登访越期间,两国已达成半导体和稀土矿产的协议。

船小颠簸大,半导体产业难自主

越南作为外向型经济体,对外贸易在其国民经济中占据特别重要的地位,“船小颠簸大”这一特点尤为明显。

2022年越南GDP首破4000亿美元,全年经济增速8.02%,创近10年新高,国际社会甚至有观点认为越南是“下一个世界工厂”。但今年以来国际形势急转直下,越南一季度GDP增速超预期下滑至3.32%,较2022年同期GDP增速(5.05%)明显放缓。另据越南统计局数据,一季度,海外投资者对越南投资总额为54.5亿美元,同比“断崖式”下降38.8%。

此外,越南连续7个月占美国进口芯片数量的10%以上今年2月,越南向美国出口芯片5.625亿美元去年同期仅为3.22亿美元。 就销售额而言,越南向美国出口半导体芯片在亚洲排名第三

上述背景下,美国对越南的重要性就此凸显,越南亟需加强与美国的贸易关系。越南外交部副部长何金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美越关系正常化近30年来,两国贸易发展迅速,双边贸易额从1995年的4.5亿美元增至去年的1230亿美元。越南已成为美国第七大贸易伙伴。”

体量小带来对外依赖的隐痛也体现在越南半导体产业上。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目前越南大部分芯片出口来自外商投资公司,侧重于吸引半导体企业的大公司在该国投资,如英特尔、三星、高通等。越南的半导体产业仍然严重依赖外国直接投资(FDI)。该国在供应链中的作用主要限于组装、测试和包装。越南还没有在国内生产任何半导体,“虽然越南国内技术公司的数量在增加,但大多数是中小型企业。除Viettel和FPT之外,很少有企业具备攀登半导体行业阶梯的能力。”

调研机构Technavio报告显示,2020-2024年越南半导体行业年复合年增长率将达19%,2024年产业规模为61.6亿美元。但客观地说,越南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自主研发实现自我供给。

“全球半导体中心”面临三大挑战

作为亚洲去年增长最快的经济体,越南正积极寻求成为下一个全球半导体中心,并具备诸多优势,但至少面临三个方面的严峻挑战:“工程师短缺、基础配套不足、新兴竞争者”。

首先,总人口达1亿的越南,制造产业有人口优势,但芯片生产却没有。“越南只有5000-6000名受过芯片行业培训的硬件工程师,而预计5年内需求量为2万人,10年后这一数字为5万人。”美国-东盟商务理事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越南办事处负责人Vu Tu Thanh表示,可用的硬件工程师数量远低于支持数十亿美元投资所需的数量,约为未来10年预期需求的十分之一。

目前,越南最大的半导体工程师培训中心——越南国立大学,每年只培养出约500名专业毕业生。甚至有媒体透露,2023年上半年,英特尔考虑将其在越南的工厂规模翻倍,但人才问题始终是其痛点。英特尔不止一次催促越南扩大对人才的招募和培训。

其次,半导体制造是尖端产业,但也很脆弱,素有“水老虎”“用电大户”之称,相关厂商陷入“缺电危机”时造成的损失往往不可计量。近年来越南经济快速发展,但电力在内的基础设施配套保障却相对滞后。

今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电量激增、水情欠佳等因素,越南北部频繁停电,工厂被迫停摆,估计造成约14亿美元经济损失(在越设厂的鸿海、三星电子、Canon和立讯精密等电子大厂也不能幸免)。以至于5月23日,中国广西与越南签署110千伏深沟至芒街联网工程购售电协议。根据协议,预计月供电量3000万千瓦时,第一阶段送电量近6800万千瓦时。

最后,越南半导体、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还面临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等国家的直接竞争与挑战。譬如,美光已宣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桑纳德投资8亿美元,设立半导体封装测试工厂;格芯日前宣布其在新加坡投资40亿美元扩建的制造厂开业。

小结:务实选择与艰难挑战

美越正式升级双边关系,并在半导体等领域达成一系列合作,看起来关系似乎更加紧密了。但对于越南而言,更像是在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本国经济增长出现波动情况下的务实之举。更何况,在吃下这一波半导体产业红利后,如何提升本国产业发展的挑战又摆在了面前,这只小船如何颠簸中行稳致远还需再观察。(校对/项睿)

责编: 赵碧莹
来源:爱集微 #越南# #美国#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