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收藏

    0
  • 点赞

    8
  • 评论

    0
  • 微信扫一扫分享

维信诺经营业绩持续亏损 股东西藏知合抛售股份或致控制权易主

来源:爱集微

#维信诺#

#产业链#

03-01 17:25

集微网消息 近日,维信诺控股股东西藏知合拟向交易对方(国资公司)转让其持有的1.6亿股公司股票,约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1.70%,且交易对方正在与公司第二大股东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集体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筹划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维信诺认为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两家公司关系始末

提及西藏知合与维信诺的关系,要从2015年说起。

2015年11月,王文学间接全资控股的西藏知合出资4.22亿元受让林秀浩持有的黑牛食品10.85%股份,并获得林秀浩持有的另外18.97%股份表决权,从而获得黑牛食品控股权。

2016年6月,林秀浩又将剩余18.97%股份作价13.04亿元(对应转让市值68.74亿)转让给西藏知合,交易完成后西藏知合直接持有黑牛食品29.82%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文学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西藏知合累计取得黑牛食品29.82%股份的成本为17.26亿元(对应综合转让市值57.88亿)。

在控制黑牛食品之后,西藏知合展开一些列资本运作。其一是清理食品资产;其二是注入新资产,注入的新资产就是以维信诺为主体的AMOLED资产。

2016年6月,黑牛食品剥离食品饮料业务并出售给黑牛资本,同时,黑牛食品新设了两个子公司云谷固安、霸州云谷。面对交易所的问询函,黑牛食品声称:子公司云谷固安、霸州云谷主要为金融企业提供信息领域的规划咨询、项目开发、项目管理以及运营维护管理服务。具体来说,这两个子公司的发展方向是IDC业务。

但在2016年9月,黑牛食品公布了一个18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之后,大家才发现,黑牛食品的转型方向是OLED面板业务。而上述两个子公司主要承担OLED募投项目建设,将与国内知名OLED企业国显光电进行合作。

不过,2017年5月,黑牛食品发布了非公开发行方案的二次修订稿,将募资金额由180亿修订为150亿,昆山国创不再认购黑牛食品股份。黑牛食品此次募资金额最终为150亿。

2018年1月18日,黑牛食品与国显光电除国开基金外股东合资设立江苏维信诺,合资金额57.97亿元,注册资本为67.97亿元。其中黑牛食品出资32亿,昆山国创、阳澄湖文商旅、昆山创控分别以其持有的国显光电59.59%、21.35%、5.45%股权合计作价25.97亿元出资。

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之后,黑牛食品在2018年2月正式更名维信诺,此时维信诺的核心资产还没有完全注入,在2018年年底正式将AMOLED核心资产国显光电完全注入,PMOLED资产剥离。

值得提及的是,通过两次协议转让和一次定增,西藏知合持有维信诺的股票比重也在提升。据天眼查显示,截至2021年3月1日,西藏知合共持有维信诺4.12亿股股票,持股比例达30.13%。

不过,截至1月30日,西藏知合已累计质押2.4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59.70%,占维信诺总股本的18.16%。

经营业绩持续亏损

行业周知,OLED被视为下一代显示技术,此前,该领域一直是三星、LGD等外企所垄断。不过,随着国内面板企业加大布局,正在逐步在OLED领域突围。

据集微网不完全统计,目前境内已建和在建的OLED生产线超过20条,京东方A、深天马A、华星光电、和辉光电、信利国际、柔宇、维信诺等企业均已加入到OLED的竞争大潮当中。据研究机构Omdia预估,到2022年,AMOLED产业领域中国制造商市场份额将从2017年的5%增至2022年的26%。

纵使是这样的市场前景,维信诺发展也并不稳妥。目前其共建有三条AMOLED面板产线:江苏昆山第5.5代AMOLED面板生产线,设计产能15K/月;河北固安第6代AMOLED面板生产线,设计产能30K/月;安徽合肥第6代AMOLED面板生产线,设计产能30K/月。其中,前面两条AMOLED产线已投产,产能处于爬坡过程中,而后一条产线还在建设中。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OLED行业的资金需求非常大,如果公司的后续投入和研发跟不上,那么很可能在此后的爆发式竞争中败下阵来。尽管维信诺是国内较早布局OLED面板厂商,但随着京东方、TCL华星、深天马等行业巨头加速布局OLED产业,该市场竞争也日趋白热化,而规模优势将迅速成为厂商实现盈利的关键点。

相对而言,维信诺在市场竞争处于弱势,这从其近几年的经营业绩便可有所体现。2017-2019年,维信诺实现营业收入为0.32亿元、17.78亿元、26.9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0.15亿元、0.35亿元、0.64亿元,由此可见,维信诺的业绩呈现稳步增长的趋势。

尽管如此,相较于京东方、TCL华星、深天马上百亿的营收规模以及几十亿的净利润,维信诺的营收规模明显较小,而且其盈利能力明显偏弱。

更值得注意的是,维信诺近几年主要是靠政府补贴来扮靓业绩。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9月,维信诺获得政府补贴金额分别为5.23亿元、20.31亿元、10.56亿元、10.33亿元。

另外,维信诺还通过转让产品技术专利和出售资产来获益。2020年11月,维信诺控股公司国显光电、云谷固安和昆山工研院拟与成都辰显签署《专利转让合同》,以3亿元将持有的部分与Micro LED相关的专利技术转让给成都辰显。随后维信诺以1.12亿元向成都辰显转让用于其研发Micro LED显示技术所使用的相关设备。

而在扣除政府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后,2017-2019年,维信诺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4亿元、-12.14亿元、-9.4亿元。

对于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维信诺称:“2017年-2019年,公司固安产线处于建设期,尚无营业收入及营业利润贡献;公司2018 年-2019 年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昆山产线。为支持固安产线建设以及日常运转发生的运营管理费用,为产线量产和技术储备进行的研发投入,以及融资相关的成本费用,加大公司经营亏损,是导致近年来公司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净利润连续亏损的主要原因。”

而在2020年,维信诺的盈利能力也没有得到明显的提升。维信诺预计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为32亿元-3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1亿元-2.1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贡献为9.43亿元,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维信诺的净利润为亏损7.33亿元-8.02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维信诺业绩持续亏损,是控制股东出售股权的主要原因”。自2015年以来,华夏幸福董事长及实控人的王文学通过旗下企业以受让股份的方式先后收购来维信诺(前身黑牛食品)、玉龙股份和ST宏盛等企业。不过,上述被收购企业均未能实现盈利,而最终被出售。按照入股股价计算,ST宏盛以“保本”价格转让给西藏德恒;而玉龙股份、维信诺的股权转让却是亏损出售。(校对/Lee)

责编: wenbiao

Arden

作者

微信:

邮箱: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