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音退休在即,魏哲家时代的台积电面临世纪挑战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台积电# #刘德音# #魏哲家#
5.9w

(文/朱秩磊)作为全球科技领域影响力最为重要的企业,台积电、ASML和苹果在近期纷纷发出即将换帅的预告。近日苹果CEO库克接受采访时说,已经在考虑离开苹果的事情,并会在公司内部寻找下一任掌门人;ASML总裁兼CEO皮特·温宁克(Peter Wennink)将于2024年4月24日退休;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宣布将在半年后的2024年股东大会之后退休,同时董事会提名由现任副董事长兼总裁魏哲家接任。其中,作为身处中美科技竞争漩涡中心的台积电,下一任领导者无疑面临着重重严峻挑战。

功绩与去留

现任董事长刘德音于1993年加入台积电,并于2018年在创始人张忠谋退休后担任董事长,魏哲家任总裁,开启刘德音负责对外事务、魏哲家负责对内运营的“双首长制”共治时代。

台积电在刘德音的领导下,进一步巩固了在行业中的绝对领先地位,甚至在全球地缘政治中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今台积电是半导体代工领域毫无疑问的领导者,工艺制程遥遥领先于曾经的领头羊英特尔,成为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并一度成为市值最高的半导体企业。

另一方面,刘德音也是开启台积电海外产能布局的关键决策者,张忠谋也曾在多个场合提及,是刘德音作出了在美国建厂的决定。2020年5月,台积电宣布投资120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一座5纳米晶圆厂。2022年12月,其又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建设生产3纳米芯片二期工厂,两期总投资达到400亿美元;日本熊本厂计划2024年底开始生产;德国厂方面,也已经顺利解决德国政府的补贴预算案。

关于刘德音与魏哲家“双首长”任期内的功绩,业内人士对集微网分析,主外与主内谁更重要难以划分,但毫无疑问各自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就如产品功能与设计有时也会出现两者不可兼得的困扰,技术与市场应用哪一个重要有时候也是需要取舍的决策。

集微咨询分析师指出,半导体产业分工细,整合挑战大,从过去专注研发,到后来要对应客户要求,研发、制造、制程各部分工作要面对的挑战皆不同,要解决的难题优先顺序也不同。谁该听谁的,该如何协调出最佳方案给客户,一直都是产业天天要面对的关键选择。此外,对内管理与对外关系的经营也是需要不同能力的领导者才能胜任,继任者的特质关乎企业存亡,承平时期的“战狼”该放在哪个位置才能因应时代的需求,如何培养“适任”的继任者一直都是企业主的课题。

据集微网了解,刘德音和魏哲家在台积电内部的评价都很高,他们是个性非常不同的两位领导者。刘德音做制造出身,魏哲家客户经营能力强,协商高手,话说回来有台积电的品质撑腰,想谈不好都不容易。然而无论什么决策一旦牵扯所谓“国家安全”、政治利益,企业面临的挑战就不再仅仅是商场上的存亡之战,范围与难度也会上升到“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权衡,影响面超出企业经营范畴,风险也将提升到另一个维度。

“用这些点去判断刘德音为何要退休其实一点也不客观,讨论他为何退休或许更应该从魏哲家近几年的内部布局、调整来观察接下来后者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决策,比如近期台积电内部人力调动很多,也成立了很多新的team,这些变化的意图还未对外界正式宣布。疫情影响、美国对华禁令、客户要求,都多少成了业内推测其退休的背后推手之一。”集微网分析师表示,“例如有人认为张忠谋不看好去美国设厂,现在一语成谶,美国厂招工难、成本高、量产时间延迟、补贴迟迟不到位等问题一一浮现,更证明刘德音的决定错了。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刘德音做出这些决策是政治压力,台积电也无从拒绝等等。面对的时代背景不同,能做的决策判断与所担风险也不会相同,考验的已经不是智商而是顺应时代的阶段性任务,这一步棋应该怎么走‘相对’正确而已。”

未来重重挑战

随着刘德音明年6月卸任,台积电或将迎来“魏哲家时代”,不过在中美角力、供应链重组、半导体行业仍处谷底等多重因素作用下,魏哲家这个新任董事长,将面临更多的挑战。

首先,全球产能扩张之路考验重重。

台积电于2020年5月宣布在亚利桑那州建厂,最初承诺投入120亿美元。2022年12月,公司将投资增加到400亿美元,并计划用更先进的——虽然不是最先进的——芯片制造技术升级工厂。原预计第一家工厂将于2024年开始生产芯片,公司表示稍后将在该地增设第二家工厂。但是目前最初的量产计划已经延迟,并且面临人才短缺,高昂的设厂成本和工厂经营管理问题,美国政府承诺的补贴也迟迟不到位,使得台积电在美国起步后,进程却如履薄冰。

相比之下,台积电日本工厂的建设进展比美国工厂顺利得多,台积电日本熊本厂(JASM)社长堀田佑一近日表示,原本需要三年的时间建设,只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建设工作正以惊人的速度进行,预计2024年4月投产,第四季开始量产。德国厂则预计在劳工问题上会面临更大挑战,那里以长假期和强大的工会等工作文化著称,有可能比美国厂的情况还要棘手。

集微分析师表示,台积电在全球布局产能,从过去以中国台湾为中心化到如今去中心化的布局,哪些部分应该中心化管理,哪些可以授权出去,都是需要台积电在面对各国市场、文化的不同,依据地区和产品分类来做调整。“如果当初去美国建厂是台积电不得不做出的决定,等刘德音退休后,魏哲家或许会有新的决策方向,届时将有机会为台积电解套。”

在各国政府对半导体产业的重视度提升趋势下,台积电不得不在中美角力的背景下在各国之间游走斡旋,更需要新任董事长这个对外角色更高超、灵活的手腕。同时,如何使各国人才与文化顺利融入台积电,使其成为一个能够广纳全球人才的企业,也将是魏哲家的一大考验。

其次,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刘德音和魏哲家从资历上看属于同一届领导班子,而且魏哲家在年龄上还大一岁——刘德音是1954年生人,魏哲家是1953年。在台积电创立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台积电六君子——林本坚、杨光磊、蒋尚义、孙元成、梁孟松、余振华,基本都是40后和50后,在这批最初的台干交班后,台积电运营管理的职责将逐步转移到60后和70后手上,而接班人梯队的选拔和培养是台积电是否能基业长青的保证。

据媒体报道,目前台积电下一代领导人,最热门的人选之一是60后的资深副总侯永清,负责设计生态和技术平台,是台积电8位“资深副总”里最年轻的一位。今年三月,他刚当选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TSIA)的理事长,而前任理事长正是刘德音。另外一个呼声很高的是负责晶圆厂营运的王英郎。他土本土硕土博,第一份工作就是台积电,深得张忠谋喜爱,公开场合都表扬过好几次,目前坐镇台积电美国厂。

最后,行业周期波动,摩尔工艺演进及竞争对手逼近。

在工艺制程层面,台积电一直处于行业的前沿地位。然而,全球半导体行业当前仍在周期下行阶段,面临着巨大的变革和竞争压力。摩尔定律逼近极限,工艺制程面临全新的技术架构挑战,三星和英特尔等竞争对手也在步步紧逼:英特尔18A箭在弦上、三星降价抢市;埃米(angstorm)时代重要转折点,阵前换将是否影响2纳米量产进度、1.4纳米研发能量;先进封装如何布局等。魏哲家时代的台积电需要在保持技术领先的同时,不断推动创新,确保公司能够适应未来芯片市场的发展趋势。这包括加大对先进制程的研发投入,积极参与新技术的探索和实践。

全球半导体市场的不确定性也是台积电面临的挑战之一。全球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贸易摩擦的升级,都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产生影响。魏哲家需要时刻关注全球形势的动向,保证国际客户关系的维系和供应链管理,灵活应对各种风险,制定出有效的风险管理策略。

2024年注定将是一个不凡之年,台积电、ASML、苹果等企业高层换血,新的掌舵者可能会带来新的思路、新的资源和新的合作伙伴,也可能面临前任留下的未完成的任务、员工的不满和市场需求的变化等重重挑战。无论如何,新旧秩序交替的转型期,最终的成效如何,大家拭目以待。

责编: 杜莎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台积电# #刘德音# #魏哲家#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