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观点】盘点五大欧洲iPhone供应商:东边日出西边雨

来源:爱集微

#芯观点#

#苹果#

09-17 18:05


芯观点──聚焦国内外产业大事件,汇聚中外名人专家观点,剖析行业发展动态,带你读懂未来趋势!

集微网报道,苹果枝头秋意闹,每年的初秋时节都是iPhone新款手机发布的预热期高峰时段,今年尤甚。苹果将在今年秋季举办多场活动,包括发布iPhone 13、Apple Watch、AirPods 3、iPad mini 6以及新款MacBook Pro。坊间已经传出消息,新iPhone初期备货量将超过1亿部,在苹果的忠实代工合作伙伴台积电涨价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的情况下,配合着当地时间9月14日新品发布会的内容,iPhone新机的价格也成为了果粉们热议的焦点。

苹果手机每一代新机发布之后,业内都会不约而同地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这届的供应商主要是谁?能否打入苹果供应链,已经成为供应商产品是否过硬的试金石,供应商的迭代演变,已经具备了业内技术演进的某种风向标意义,本文主要围绕苹果的“非主流”集群式供应商——欧洲半导体公司。

十多年以来,欧洲看似逐渐被消费类移动终端边缘化,本土手机品牌不但已经被东亚和美国占据,而且从供应链的角度看,缺少尖端消费类电子市场的培育,无法孵化出先进逻辑制程工艺芯片的应用场景,也让整个欧洲的“数字罗盘”的2nm工艺进化计划变成了水中月和雾中花,为外界所极度不看好。

从功能手机进入到智能手机时代以来,欧洲就基本上告别了手机组装和品牌营销和发售,缺少Fabless生态位,也逐渐告别了智能手机和PC的CPU的研发和供应。但即便如此,欧洲各大供应商处在一个非主流却也完全并非是“下脚料”的角色。

国内外每个手机大厂的旗舰机上市之后,都能推一波拆机行业和BOM(物料清单)分析行情的上涨,催生了如Techinsights和Ifixit这样顶尖的拆机组织,双方拆机技术、物料细节,供应商判断方面形成了正向的竞争,而且teardown的详解清单被构筑了信息壁垒加以“商用”,比如一份中兴通讯Axon 10 Pro 5G的手机拆解报告可以卖到超过700美元。

结合Techinsights和Ifixit2018年年初对iPhoneX和iPhoneXS的拆解状况,基本上可以查到来自欧洲主要供应商和零部件如下:

iPhoneX:

Techinsights还对iPhoneX的成本做了估算,总成本大约为357美元,欧洲供应商计算为43.35美元左右,占比大约为12%。

iPhone XS\X 的成本对比(Techinsights)

如果把机型换成升级版的iPhoneX,那么成本将提升到453美元,抛开人工成本以及功能操作和包裹整机的材料的Mechanical Housings成本增长最快之外,升级版这近60美元的增加,主要来自display(屏幕)和Memory(存储),这两点都在意料之中,毕竟iPhoneXS相比iPhoneX,主要升级的点就是屏幕和存储容量,不过很显然成本的上升基本和欧洲供应商关系不大,毕竟手机屏幕和存储往往是韩国供应商的“禁脔”,而非欧洲大厂所擅长。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勾勒出iPhoneX和iPhoneXS,以及iPhone11、iPhone12的主要欧洲供应商的大致面貌。

被Renesas收购的Dialog及其iPhone纠结

Dialog负责iPhone主板的电源管理芯片,型号为338S00序列。Dialog是iPhone PMIC非常稳定的供应商,自乔布斯研发第一代iPhone开始,Dialog就是苹果手机的电源管理管家。觊觎已久的苹果公司曾在2018年出手,Dialog与苹果公司达成协议,Dialog将向苹果授权部分电源管理技术,并将其部分资产和300名研发工程师转移给苹果,以支持苹果芯片研发。苹果将为此次交易向Dialog支付3亿美元现金,并为未来3年采购的Dialog产品预付3亿美元。Dialog表示,这次转移至苹果的300名员工在Dialog员工总数占比约16%。

之后Dialog和iPhone的绑定合作关系进一步深化,尤其是美国的华为禁令连番出台之后,失去了华为这个客户的Dialog越发依赖苹果,单单给苹果供货,最高的时刻(大约每年的第四季度)就占到了Dialog 70%的年营收。

ST,欧洲iPhone头号供应商

除此之外,iPhone的另一个欧洲的重要供应商是意法半导体,为iPhone新机供货ToF(time of flight)和激光雷达(LIDAR),除此之外,自iPhone6开始,意法半导体就给其供货惯性传感器尤其是加速运动传感器,不过,该公司与Dialog遇到的情况相似,就是在失去华为这个客户之后,苹果所占其营收比例水涨船高,目前已经接近四分之一,换言之,意法半导体约有25亿美元的收入都来自苹果(手机、PC和各类穿戴产品)。

ST的PMIC电源管理芯片,很有可能适用于Face ID

上述两个供应商都在不同程度上触发资本市场对其“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担忧,尤其是Dialog,他们和当初为苹果手机供应音频设备的Cirrus Logic对iPhone同样有超高的依赖度(超过70%),不过前者已经被瑞萨收购,产品线朝着汽车MCU的方向不断拓展,无论从商业拓展还是技术演进的角度看,都是非常合理的;而对于意法半导体来说,目前外界风传他们将在新一序列的iPhone13中失去无线充电管理芯片(wireless charging IC)供应商的位置,不过或许将取代ams成为iPhone 3D传感业务的新供应商,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意法半导体的CEO已经对移动端的3D传感业务做了三年规划的蓝图,有望在这个领域成为苹果的新一个固定的供应商。

NXP,靠NFC杀出一片天

除此之外,我们看到另一家苹果手机的欧洲供应商是恩智浦。自iPhone5S以来,恩智浦就是苹果近场通信(NFC)芯片的供应商,这让Apple Pay技术拓展成为可能。

iPhoneX中的NXP PN80V的NFC模组示图

如前文所述,成功打入iPhone供应链是某品牌厂商产品质量和地域合规性过硬的标志。从iPhone 5S开始,恩智浦就为苹果自研的手机CPU做辅助性的动态协同处理器,即苹果M7,负责收集从集成加速度计,陀螺仪和指南针传感器的数据和卸载从CPU的传感器数据的处理。M7有着相当的能耗功效,在后台运行,它也几乎不占用任何电池电量,甚至在手机电池电量耗尽后仍继续跟踪。

从iPhone 5S的M7,到iPhone 6 中的M8,iPhone 6s中的M9,再到iPhone 7中的M10,恩智浦为苹果手机设计的动态协同处理器的集成度越来越高,监控着气压计、麦克风、位移传感器和环境光传感器等,配备嵌入式M系列芯片的iPhone实现了Siri唤醒功能,这是无法通过主A系列的CPU实现的,因为这会消耗太多电量。

无论是各种苹果手机和苹果智能手表的NFC控制器,还是为iPhone做辅助的M系列的芯片,都是高度订制化的,所以需要从NXP官方网站上的产品发布列表而非iPhone拆机中找到相关的零部件。而且恩智浦NFC控制器拿到苹果的背书之后,还打入了谷歌的供应链,为Pixel 系列供货。

AMS,吃iPhone很多,但也不能吃太饱

在iPhone的众多欧洲供应商中,总部位于奥地利的AMS也是一只不可忽视的力量,主打MEMS传感器的他们在苹果手机上依然主推光学元件传感,尤其是Face ID识别,在象征苹果10周年庆典的iPhoneX上广受赞誉,但却遭受了来自AMS大小投资者毁誉参半的评价,这或许也是AMS并未把苹果当作官方列出的大客户的原因之一。现象背后,依然和Dialog的情况很类似,即iPhone占比太高,在出货量一般的情况下,盈利只能依靠ASP(售货单价),iPhoneX系列的ASP比上一代整整高出了18%,这也推助了2017年第四季度AMS营收的同比和环比增长(iPhone X在北美的平均ASP为1074美元,iPhone 7为809美元,增长了33%,iPhone 8平均ASP为824美元,比iPhone 7高2%)。

从iPhone12到iPhone13的这波换代开始,明显可以看到苹果手机的ASP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是不可持续的,AMS跟随iPhone生产周期而动,甚至每一季度的苹果财报都会影响企业股价的剧烈波动,苹果占AMS高达40%左右的营收占比,意味着每一部iPhone手机的上市发布和销售都和企业营收息息相关,不景气时,AMS曾放弃了其2019年超过27亿美元的收入目标,AMS目前在研发和生产扩张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现在正在寻求解决未充分利用的设施、日益激烈的竞争及其对苹果的依赖。

iPhoneX当年在世界范围内的售价(@statista)

小而坚的博世MEMS传感器

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知名的欧洲汽车半导体和零部件供应商Bosch也是iPhone非常稳定的合作伙伴,包括陀螺仪在内的各种MEMS传感器是他们的拿手绝活。不过各大分析机构貌似很少注意到iPhone对Bosch的营收占比和重要意义。在MEMS sensor领域,Bosch坐稳了全球第一的位置,iPhone供应商这一特殊的身份给了他们很多商誉加成,巅峰时期,他们能占到全球所有MEMS sensor增长率的三分之一。

我们不妨来做这样一个计算,按照Statista提供的数据,把2020年四个季度的苹果手机出货量相加,为两亿部左右,每部的Bosch供货的MEMS sensor的成本为1.5美元,按照成本价(取各大机构的平均值)和售货价相比,平均每部iPhone,Bosch可获得3.2美元左右,那么年sales可得6.4亿美元左右,2020年博世总营收约合840亿美元左右,可以算出来自苹果手机的营收占比为0.7%,即不到1%

乍一看上去,这个数字相当渺小,但我们可以推断电子消费类产品的Bosch的MEMS比起因为疫情而损失惨重的汽车供货部门,可以说是另一个世界。

结语

历数苹果手机的几大欧洲供应商,也许还应该包含英飞凌,前几代iPhone的基带芯片用的就是这家,不过后来眼馋的Intel将英飞凌的这一部门收购,不过后来在和高通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这五家归类,Dialog和AMS或许应该是同一类,iPhone营收占比高,分别为65%和40%以上,且产品线较为单一,面临市场风险均摊的压力;博世和恩智浦靠着某一细分领域的高精尖,稳定打出了一片天,虽然营收占比或中或很低,但产业链的带动性很强,尤其是商誉加成,当年高通曾一度发力图谋收购恩智浦,一部分原因,看重的也是恩智浦在手机无线端的技术发展前景;ST单独算一类,虽然在苹果手机的营收占比中和博世差不多,但在整个苹果产品序列中越发有依赖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从iPhone11,12,13这几代手机发展状况来看,成本的上升主要来自三大块,一个是手机屏,一个是存储量,一个是射频前端和基带芯片(主要是因为5G技术的发展),其他零部件也有变化但相对较弱。我们可以发现,大多数欧洲供应商都很难吃上iPhone手机的成本增长红利,这一部分被诸多韩国供应商和高通拿走了大头,这也是众多欧洲供应商生存法则所要承受的必然结果。(校对/holly)

责编: Aki

隐德来希

作者

微信:entelecheiapw

邮箱:wusz@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