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资本的投资之道:长期主义,为“虎”添翼

Oliver 08-31 17:15

爱集微

英特尔资本的投资之道:长期主义,为“虎”添翼

集微网报道 29年,57个国家和地区,1560家公司,超126亿美元投资,超670家成功退出。这些数字即是英特尔资本财智双收的里程碑,也是英特尔资本的全球化视角和资深经验最具象的体现。

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对于投资公司而言,哈姆雷特就代表着每家各异的投资理念。在2020年集微峰会上,英特尔资本董事总经理、中国区总经理王天琳详尽描绘了英特尔资本中国区心中的哈姆雷特。

英特尔资本董事总经理、中国区总经理王天琳

聚焦硬科技,追求才智双收

作为英特尔的核心部门之一,英特尔资本主要负责并购和股权投资,其投出资金皆来自于英特尔公司的利润。王天琳告诉集微网:“作为战略投资人,英特尔资本既重视战略回报,也注重财务回报,财智双收是我们的核心目标之一。”

英特尔的战略投资绝大多数都是围绕以数据为中心,来培育生态系统。据王天琳介绍,英特尔资本聚焦硬科技,从最底层的芯片到硬件、软件、服务和应用,投资始终围绕生态系统布局来进行。具体的重点投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自动驾驶、企业软件和网络安全、半导体和存储、物联网和机器人、5G和云计算等。王天琳指出,虽然投资重点常随时间推移和新技术涌现而改变,但英特尔资本仍然坚持着设立时的宗旨:帮助英特尔拥抱大规模行业变革和颠覆,同时保证优异的投资回报。

王天琳从2017年开始担任英特尔资本中国区总经理,领导在中国的业务。他在坚持英特尔资本设立时的宗旨的同时,还重新确立了四大投资理念:聚焦、精选、投资阶段灵活和重视投后赋能。

“聚焦”是指英特尔资本专注于“硬科技”和赋能生态系统。投资的公司不仅要有潜力提供资金收益,还要能带来双向的战略回报。被投公司和英特尔都可以得到回报。

“精选”是指更重视质量而非数量:英特尔资本团队每年虽然要关注成百上千的项目,但最终只会精心挑选出5到8个高质量的初创公司进行投资。王天琳强调:“我们偏向于对领投精选项目,而且不是做数量很多的跟投。不论经济周期是处在高速发展的风口,还是所谓的寒冬,英特尔资本中国区从1998年成立到现在,每年都会坚持领投一些高质量初创公司,帮助他们成长。”

“投资阶段灵活”意味着英特尔资本不对项目施加阶段限值,处于天使、早期、成长期、PreIPO阶段的优质项目都可以成为英特尔资本的投资标的,这也反映出英特尔资本对战略回报的重视程度,不亚于资金回报。

最后也是英特尔资本最重视的一个投资理念,就是“重视投后的赋能”。王天琳指出:“在大部分投资中,英特尔资本都是领投,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做‘帮忙不添乱’的合伙人,团队至少一半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于帮助现有被投公司取得成功,而不是寻找新的投资机会。”

“‘如虎添翼’这个词非常适合描述我们的投后赋能,飞起来的老虎最有战斗力。”王天琳说,“成功的企业只有一种组合:企业家是那只老虎,‘帮忙不添乱’的投资人是那对翅膀。”

寻虎,添翼

秉持着这四大投资理念,英特尔资本一直在市场上“寻虎”,并为其添翼。对于“虎”的定义,王天琳表示需要考察团队、技术/产品以及市场潜力这三个方面。而且针对各个公司,以上三个方面所占比重也不尽相同,例如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英特尔资本更重视团队。

王天琳说,英特尔资本十分看重创始人的一些品质,比如:为人正直,做事先做人,因为这是一切事情的基础;专注、低调、耐得住寂寞;对产品的品质有极致的要求,有商业头脑;心态开放,成长型思维。而另一方面,这世界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创始人,英特尔资本也看重核心团队,团队整体的力量才能增加公司的实力。

关于技术和产品,英特尔资本认为公司应该具备创新和工匠精神,同时要以市场为导向, 做出真正能落地应用的产品。

在市场方面,王天琳强调,公司的产品应该有足够的市场发展空间, 而且创始人和公司应该拥有国际视野,立足中国,放眼全世界。

“寻虎”之后,能为其“添翼”,这是英特尔资本与其他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的不同之处。王天琳指出,英特尔和大多数初创公司不是一个直接供应商-客户的关系,而是生态系统里的合作伙伴,互相帮助,共同成长。英特尔常年耕耘技术创新,生态系统伙伴和关系网遍布全球。无论是前沿技术还是商业拓展方面,英特尔资本能带来的资源从广度到深度都是独一无二的。

王天琳还补充道:“由于我们是公司直接的现金投资,没有基金的存续期压力,又负责全球并购,和公司的各个部门都是直接合作的关系,我们的长期视角和响应速度也能得到充分保证。”

全球化与全产业链视角

关于英特尔资本在中国的投资,王天琳告诉集微网,英特尔资本没有针对具体地区或市场的投资目标,在调研和投资时,都会采取全球视角。例如英特尔资本投资的澜起科技和乐鑫科技,这两家在科创板首批上市的IC设计公司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销售情况都很好。

另外,英特尔资本在半导体产业的投资也不仅局限于IC设计环节,在设备和材料领域也一直在关注具有创新技术的公司,围绕半导体生态来布局和赋能.。其中, ASML就是最好的例子。王天琳还透露,随着中国出现了越来越多有创新精神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公司,英特尔资本也会更多的关注相关领域。

王天琳表示,对半导体全产业链而言,从上游的材料、设备,到芯片的设计、软件,到下游的应用场景,英特尔资本都有遍布全球的内部专家和外部生态一起评估和协作。

提及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王天琳强调:“这个领域公认投入成本大、门槛高、周期长、风险多。我们不会轻易出手,一旦决定出手,就做好了和公司一起打持久战的准备。比如,我们在2005年就投资了芯原微电子,后来不少同期或更晚进入的投资人都陆续退出,而我们相伴十五年,也成为了芯原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最近芯原微电子在科创板成功上市。”

“芯片创业是马拉松,从来就没有短平快。”王天琳对半导体创业公司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要一味追求高估值,最好的方式是每一轮估值合理的增长,同时给公司引进最有战略价值的投资人。”

“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资本和市场这三个要素。现在资本充足,市场很大,缺口是人才。在这种情况下,优秀的团队更受投资人追捧。对于创业者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代。”王天琳说。

(校对/范蓉)

点击进入专题报道:

2020集微半导体峰会精彩回顾

编辑: 集微网
责编: 陈宝亮
英特尔 集微峰会

热门评论

比尔·盖茨:不卖给中国芯片,反而会迫使他们自给自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