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 正文

苹果推送 iOS 14正式版 谁动了你的隐私一目了然

爱集微·09-17 20:20·数码  来源: 雷锋网

每天都有无数个瞬间,觉得自己被“监视”了。这个偷窥者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手机。当我上班摸鱼的时候在某宝上闲逛时,中午打开另一款软件的时候,它一定会推送我刚才浏览过的东西,无奈又只能接受。

但搞安全的童鞋可能知道,这些无意间的隐私泄露其实暗藏风险,你的工作,收入,住址……这些隐私的泄露,不仅决定你看到的广告,还决定了你购物时网站显示的价格,甚至会被打包售出赚钱。

所以,无论是苹果还是安卓都在加大隐私保护的力度。

手机 App 再也不能背着你干坏事了。

前几天,苹果 iOS14 就传出要推出新的隐私政策,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两个更新,是关于 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广告识别符)和剪切板,因为它们将深刻影响各大 App 的商业模式。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众 App 们都慌了。尤其是广告商老大哥 Facebook,在广告商们的一致声讨下,苹果已经宣布将 IDFA 的更新推迟到明年年初了。

苹果今日凌晨推送了 iOS 14 和iPadOS 14 正式版更新。

iOS 14 更新了iPhone的核心使用体验,对小组件、App 资源库、通话和 Siri界 面、信息、地图、指南、轻 App、隐私等方面进行了改进。

在隐私安全方面的更新主要集中在 Safari 浏览器和应用商店中,对用户的一大利处是手机里的 App 再不能背着你干坏事了。

具体来看。

iOS 14 加入了一项“指示器”特性——当任何应用启用了摄像头或麦克风,你都能在屏幕顶部右上角,看到一个闪烁的绿点,这就是提醒用户:现在有应用在使用摄像头。此时下拉通知栏,就看到当前正在使用摄像头或麦克风的 App。

比如,如果有 App 正在使用用户的摄像机,那么就会有绿灯亮起;

如果 App 正在使用麦克风,则黄灯亮起;如果 APP 正在调取用户剪贴板上的内容,用户屏幕上则是出现文字提示条;

如果有 App 申请你的照片权限,你可以只授权特定的照片或相册,而不是全部授权。

在这之前,如果授权应用调用照片,就只能要么全部开放,要么全部不开放。也就是说,哪些应用在频繁获取你的信息,谁动了你的隐私,就一目了然了。

按照苹果高管 Craig Federighi 的说法,苹果之所以会想到这个功能,其实源于一封用户反馈邮件:客户在电子邮件告诉我说,他觉得有应用在后台偷偷听自己说话。因为他讲到某个东西后,手机就弹出来了一则和他谈论东西相关的广告。尽管我知道不可能发生那种事,但仍然觉得有必要提供一个指示器。

此外,在 iOS 14 上,苹果现在还给出了一个“模糊定位”的功能,只允许应用获得你的大概位置,而非确切位置。

这样一来,APP 开发者将无法通过位置信息获取用户更多隐私了。

没有人喜欢主动出卖隐私,也不会有人觉得数据被私自调用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一旦这些后台行为的调用逐渐清晰和明朗化,系统也愿意给出更多限制性手段后,守住自己的私密数据,大概就不会成为一个难题了。

苹果此举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IDFA 是否开放权限怎么就动了广告商们的“奶酪”?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苹果要暂缓更新 IDFA 功能,这个功能真的动了广告商们的奶酪吗?

先来科普下 IDFA 。

IDFA 全称是 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一个跟 device 相关的唯一标识符,可以用来打通不同 App 之间的广告。

比如你在某宝里搜索了某个商品之后,你在用浏览器去浏览网页的时候,那个网页的广告就会给你展示相应的那个商品的广告。当然你可以重置你的 IDFA,使别人不能再追踪到你的行为。

事实上,早在 iOS 10 中,苹果就推出了限制广告追踪(LAT), 允许用户通过以下路径关闭该标识符:

在“设置→隐私→广告追踪”里重置 IDFA 的值,或限制此 ID 的使用。

一波操作后,IDFA 会被置为0000000-00000-000000-0000,从而无法被追踪。只不过,以前这条隐私设置路径过去隐藏得比较深,而 iOS 14 的想法是想将这一功能放大。

看到这里我们会想,如果 99% 用户选择“不追踪” ,不就变成了“无痕浏览“吗?

果真如此吗?

其实不然,因为即使关闭了广告客户标识符(IDFA), 你的数据还是会保存在正在使用的 App 中。App中的广告内容还是会显示,且基于你的喜好进行投放,只不过无法传递给其他 App了。

站在用户的角度,这绝对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但广告商们却认为苹果是在搞垄断。而苹果这一做法也被很多媒体解读为断了 App 们的后路。

为什么呢?

因为 IDFA 看起来只是苹果为每台苹果设备设置的一串代号,但它对应的是一个庞大的“程序化广告”市场——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做的都是这种生意。

2019 年,Facebook 的广告收入达到 707 亿美元(约合 4824 亿元人民币)。同一年,阿里巴巴的广告业务收入超过 1000 亿元,百度和腾讯的广告收入也分别达到 781 亿元和 684 亿元。

如果苹果开放了这一功能,那么,也就意味着开发者就只能得到一串无效字符,这直接意味着每个应用将无法监测其广告投放效果。

广告商们当然不乐意。

8 月 26 日,Facebook 警告广告商,苹果即将推出的反追踪工具可能会导致 Audience Network 收入下降 50% 以上,原因是该应用将会被删除广告中的个性化内容。

而在《为什么苹果没有引发大恐慌》一文中,作者提到,Facebook 使用 IDFA 的广告点击率约为 0.69%,普通广告点击率约为0.16% 。经计算,因失去 IDFA 损失的 20 亿美元 Audience Network 广告营收,只占 Facebook 广告年收入 700 亿美元的 2.8%。

也就是说,失去广告客户标识符给 Facebook 广告营收造成的影响连 3% 都不到。

但广告商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影响自己生意的外在因素,而苹果显然也不会冒风险失去应用开发者们。

所以,在广告商们的一致反对声音下,苹果妥协了,将这一功能的更新时间推迟到了明年年初。

虽然,延迟关闭 IDFA 给了广告商们一个缓冲的机会,但该来的还是要来,广告商们一方面要思考如何去应对,更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他们面临的隐私问题绝不止这一个。

因为我们更希望是否开放隐私这一项,我们可以自己说了算。

{{like_num}}

参与评论
{{i.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i.create_time | changeTimed}}
{{i.content}}
回复 · 全部{{i.comment_num}}条回复
{{i.like_num}}
{{reply.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reply.create_time| changeTimed}}
{{reply.content}}
@{{reply.to_user_info.nickname}}: {{reply.content}}
回复
{{reply.like_num}}
加载更多回复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