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国内指纹专利纠纷第一案”落幕,被告公司信炜已“变身”阜时

来源:爱集微

#敦泰#

06-21 07:10

在莫良华出走成立信炜公司满6年之际,敦泰科技与信炜科技及莫良华的专利权权属系列案(共18案,在本文截稿时已有14件宣判)终于迎来尾声,敦泰科技赢得了属于自己的专利。为这一系列终审判决,敦泰科技董事长胡正大等了5年。多年努力之后的胜利果实自然甜美,但公司技术失去的时间窗口终究难复现,由此错失的机遇和市场不知多久才能弥补回来。

因跳槽或员工另起炉灶引发的技术秘密泄露在半导体产业屡见不鲜,企业一旦出现重大技术秘密泄露,轻则蒙受重大损失,重则就此一蹶不振,因为违法成本低、维权成本高,已经成为影响半导体业创新环境的“蠹虫”。在自主可控迫在眉睫的当下,如何维护行业秩序、打造半导体创新正循环的课题确实不容回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敦泰诉信炜案的最终胜利,是国内半导体产业环境肃清迈出的重要一步。

近日,胡正大向集微网记者讲述了莫良华这个昔日爱将与敦泰科技的恩怨及刚刚取得终审判决的专利权属系列案始末,以为半导体业界同仁之戒。

初始:从工程师到高级副总,再到出走自立

胡正大与莫良华的相识始于敦泰科技成立之初。对这个刚来就向公司请假并借钱的工程师,胡正大印象很深刻:“他(莫良华)那时候经济拮据,很想加入我们公司,但是家里面有问题,希望能够先借到钱,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他专业还算是不错的,主要是有领导能力,能吆喝一帮兄弟替他干事。”

能力出众的莫良华很快在事业上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到出走之前,他已成为敦泰科技董事兼研发副总裁。在此期间,莫良华颇受胡正大器重,不仅得以公费及公假到长江商学院进修,更是因敦泰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一举实现财务自由。两家甚至建立起不错的私交。胡正大夫妇与莫良华夫妇还曾结伴到美国参访。胡正大回忆说:“(那时候)他(莫良华)说,在敦泰这边是他这一辈子里面最好的时光。”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这大概会是一段个人与企业共同成长的佳话。转折就发生在敦泰上市后不久。或许是公司发展越来越好导致两人的决策分歧越来越多,或许是莫良华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更好的规划,或许只是共患难易共富贵难,胡正大与莫良华渐行渐远。胡正大向记者提及了两人的分歧:“他(莫良华)觉得我们公司太老实,他总是说,‘这么多种做生意的方法,为什么你不肯做?’我说,‘这个东西好像有一点走在法律边缘打擦边球,最好不要做。我们做企业要长长久久。’他就认为我胆子太小。”

无论起因如何,最后的结果是莫良华与敦泰科技签订离职竞业限制协议,并于2015年3月自敦泰科技离职。同年6月,由莫良华实际控股的信炜公司成立,公司成员除莫良华外,还有不少敦泰公司原指纹识别技术团队成员。

多年前,华为副总裁李一男出走,从此与老东家任正非上演长达数年乃至十数年的江湖恩怨,成为业界耳熟能详的故事。胡正大万万没想到,多年后,这一幕会在自己与莫良华身上上演。

损失:痛失爱将与错过的市场时间窗口

那时候正是指纹识别市场爆发的关键时期,2013年9月iPhone5S发布,开一代之先河,首次搭载正面按压式指纹识别技术,更带起手机搭载指纹识别的热潮。老牌芯片设计厂商和芯片创业者们嗅到商机,纷纷投身指纹识别芯片研发。敦泰科技就是国内最早进入指纹识别领域的厂商之一,同期进入这一领域的还有后来凭此崛起的汇顶科技。

2014年5月,汇顶科技正式推出指纹触控产品样机。同年9月,敦泰科技与挪威指纹识别厂IDEX合作(IDEX专注指纹识别技术开发,拥有多达200多项专利权,其中包括与 AuthenTec 有专利交叉授权),共同开发滑条式指纹传感器,抢攻指纹识别市场。11月,魅族MX4 Pro发布,搭载了汇顶的正面按压式指纹识别,结束苹果Touch ID的一枝独秀。同年底,敦泰发布完整的指纹识别方案。2015年,指纹识别芯片成为汇顶第二大主营业务。当年2月,基于敦泰FT9200指纹识别方案的智能手机正式上市。

这一场跑步进场的早期市场追逐,随着莫良华的出走戛然而止。自此之后,敦泰科技的指纹业务几乎陷入停滞。直到2016年底,敦泰科技指纹识别方案才成功量产。彼时,已经是“无指纹不手机”了。莫良华的出走给敦泰科技造成的损失,由此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致使敦泰科技没能赶上指纹识别爆发窗口的莫良华,也未能抓住这一机遇。在他与老东家对簿公堂,诉讼走向渐渐不利之后,他创办的指纹识别公司信炜公司便被放弃了。虽然天眼查查询结果显示,信炜公司之后,莫良华又成立了深圳阜时科技有限公司,同样从事3D机器视觉、指纹传感器等业务。但那已经是2017年底了,属于指纹识别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

而且,由信炜公司脱胎的阜时公司是否同样存在严重的法律风险也是存疑的。胡正大告诉集微网记者:“看起来他有可能对于信炜的投资人也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他也许觉得信炜这个案子赢不了,于是就再成立了一个阜时,把重要的东西转移到阜时改头换面。因为初步了解发现阜时的核心人员多为原信炜的人员,而阜时的投资名单里并没有信炜公司,假如这被证明属实,也就是说信炜可能被他抛弃了。高科技公司搬走很简单,只要核心的一批人跑掉了,公司主要资产就被搬掉了。”

较量:从地方法院到最高人民法院

除了带团队自立门户与老东家竞争外,更让胡正大不能接受的是,莫良华处心积虑带走了敦泰科技的指纹识别技术并申请了专利,意图反客为主。

专利流转示意图(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

从最高人民法院后来的案件公告来看,为了最后的出走,莫良华做了不少准备。2013年至2014年底期间,他将在敦泰科技所掌握的多项技术交给其大学同学刘某某,并以刘某某名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其后,刘某某将上述多项技术转让给深圳市亚耕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这是一家由莫良华实际控制的公司。2015年8月至10月,即信炜公司成立不久之后,这些专利由亚耕电子再被转让至信炜公司。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曾亲历美国遏制台湾地区半导体发展事件的胡正大对知识产权格外重视,在公司内部设置了知识产权团队。很快,这个团队就发现离职的莫良华窃用了敦泰科技的技术并申请了专利。这种公然窃取知识产权、践踏商业伦理的行为,当然无法容忍。胡正大当即决定采取维权行动,敦泰科技先后对莫良华发起了违反竞业协议诉讼、窃取商业秘密诉讼和专利(申请)权权属诉讼。只是,胡正大不曾想到维权的路会如此漫长。

上述诉讼中,违反竞业限制诉讼相对简单,法院也已于2017年做出终审判决,确认莫良华违反竞业限制,连带承担赔偿责任。

专利(申请)权权属诉讼就花了敦泰科技不少功夫了。莫良华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做的准备给取证工作造成不少麻烦,厘清专利的层层流转关系就耗费了不少时间。2017年3月,深圳中院一审判决认定涉案专利为职务发明,专利权(专利申请权)归敦泰科技所有。然而,随后的二审阶段,案件出现波折。据胡正大介绍,莫良华利用我国民事诉讼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则,使出各种招式不断拖延案件进展,以减少败诉对他造成的冲击。这一拖就是5年,直到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一锤定音。

不过,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以确权为焦点,敦泰科技不会因胜诉获得足够的补偿。因此,三类诉讼中,窃取商业秘密诉讼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然而,窃取商业秘密纠纷一直以取证难著称。在我国现有的司法实践中,商业秘密案件呈现成案数量较少,即符合起诉条件、被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少,且胜诉率较低的特点。

向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刑事诉讼解决同样因取证难而面临立案难的问题。浙江省公安厅在2019年6月完成的一份名为《浙江省商业秘密保护现状》的报告中提到,2008年至2017年,全省公安机关共受理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案件192件,其中立案97件,移送审查起诉22件。立案率不足50%,移送审查更是不足11%。而据上海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报告,2010年至2018年,上海检察机关受理侵害商业秘密罪审查逮捕案件26件,以侵犯商业秘密罪起诉9件,不起诉率高达65%。

因此,敦泰科技诉莫良华窃取商业秘密案尽管发起诉讼时间尚在专利(申请)权权属纠纷前,但一直苦无进展。不过,随着专利(申请)权权属诉讼落下帷幕,转机已经到来。一位资深知识产权律师向记者证实:“申请专利不能规避商业秘密,往往反倒成为证据。”如今,专利确权已经完成,胡正大表示,接下来将全力推进窃取商业秘密诉讼。

胡正大:尊重知识产权就像驾驶者必须看红绿灯

在胡正大看来,莫良华行为的危害性不仅在于其对他人权益的侵犯,更在于对行业秩序的破坏。胡正大不止一次表示:“高科技企业不像制造型企业,机器和厂房是核心,高科技的关键是研发,抢的就是那几个月的时间点,如果晚出来就没有人要你的东西了。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常必要;假如不保护知识产权,就没有企业愿意投入高成本去做研发、搞创新,整个市场竞争的环境都会受影响。”

高科技产业本质上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这也是中美屡次冲突都以知识产权为爆发点的原因。而知识产权本身又非实体资产,难以量化甚至认知。尽管国家从最高决策层到知识产权从业者都在声嘶力竭地呼吁尊重知识产权,但知识产权在企业中的认知度依然不高,即使是半导体等高科技行业中的工程师们也很少真正意识到知识产权的意义。正是因此,胡正大才坚决地表示要锲而不舍地追究莫良华:“因为他做的事情,是很多人误认为可以做的,误导大家觉得理所当然的。如果不追究这样的人,他会把整个产业搞垮。”

从这个层面来说,最高人民法院对敦泰科技诉莫良华专利(申请)权权属案的判决,不仅对敦泰科技意义重大,也是半导体产业界的重要事件。因为该判决表明,在我国保护知识产权不仅体现为系统严密的法律体系,更是实实在在的司法落地。任何投机取巧侵犯知识产权行为都会付出应有的代价,不存在侥幸。

如同胡正大此前对媒体所言:“尊重知识产权有点像驾驶者看红绿灯,假如人人都觉得只是一种参考或摆设,随便闯红灯,那一定会造成生命财产的重大伤亡和损失。”

(校对/范蓉)

责编: 慕容素娟

Lau

作者

微信:cures2008

邮箱:liujx@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