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特斯拉们”密集推出铁锂电池车型,谁在“劝退”车企用三元电池?

来源:爱集微

#锂电原#

#产业链#

03-19 18:52

集微网消息,在疫情之后,没想到芯片居然难倒了一众巨无霸般的车企,整个汽车行业不得不做出“减产百万”的艰难决定。

而在芯片荒之后,全球新首富埃隆•马斯克冷不丁地抛出一句,“镍将成为我们最大的瓶颈。”他还指出,这是特斯拉把标准里程版的电动车替换成铁锂电池的直接原因。

一石惊起千层浪,在特斯拉之后,小鹏、北汽新能源等国内不少车企今年来纷纷推出铁锂电池版的电动车,这背后,到底暗藏什么玄机?镍真的会成为电池电动车发展最大问题?若马斯克一语成谶,又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LFP版车型密集发布的背后暗藏玄机

行业周知,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心脏”。目前市场上存在两种主流的动力电池——磷酸铁锂电池(LFP)和三元电池(NCM)。2019年三元动力电池装机量38.75GWh,同比增长26.22%,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19.98GWh,同比下降7.37%。

装机量变化的一个关键原因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受政策性影响,能量密度不断提高,只有三元正极材料可以满足,尽管三元锂电池在安全性和稳定性上略逊一筹。

但高镍低钴的三元正极材料在电池能量密度、材料成本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被广泛应用在乘用车当中,随着乘用车装机比重崛起,三元锂电池的市场也相应打开。因此,高镍三元材料一度被认为是市场未来主流。

然而,2020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随着两大巨头针对磷酸铁锂电池设计出的刀片电池和CTP电池。北汽、比亚迪等多家车企在2020年推出了多款LFP版的车型。车型的增加也改变了电池出货量结构。

据乘联会数据,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市场中,三元锂电池装机量为38.9GWh,同比下滑4.1%;磷酸铁锂电池则为24.4GWh,同比增长20.6%。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汽车动力电池创新产业联盟数据显示,今年1月三元锂电池月装机量为5.4GWh,磷酸铁锂电池为3.3GWh,同比分别上升241.9%和349.8%。磷酸铁锂依然保持着较高的上升趋势。

车企采用LFP电池背后,成本和安全或是其中关键考量。“LFP刀片电池相比三元电池安全高且成本低,去年用秦EV搭载刀片电池,也是想借热门车型为自家的电池打call,让消费者和其他采购了该电池的主机厂更放心,后续大概率还会推出其它搭载刀片电池的车型。”比亚迪相关人士向集微网表示。

镍供应短缺“劝退”车企?

事实上,除了在车端应用的安全外,车企更注重零部件供应的“安全”。这种安全,更重要的是供应稳定,能抵抗“天灾人祸”。

从统计结果来看,由于疫情和极端天气影响,2020年全球镍矿总产量较2019年萎缩了20%。

“镍是我们在锂电池生产中最操心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标准里程版的电动汽车换成铁锂电池的原因。”马斯克近日在个人Twitter上表示,要把特斯拉Model 3标准续航版车型的三元锂电池换成铁锂电池(LFP)。

事实上,在芯片缺货引起恐慌乃至到后来大规模减产,车企对供应链安全尤为重视。因此,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持续加快的当下,车企首先要保证电池等核心产品的供应安全。

“目前车企保持电池供应安全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车企加强和电池产业链的深度合作;二是多种电池路线结合,减少对单一供应链的依赖程度。”宝能汽车相关人士指出。

显然特斯拉采用的是第二种方式,无独有偶,小鹏汽车也采用的该方式。3月初,小鹏汽车宣布推出磷酸铁锂版的P7和G3。

镍供应短缺的预期反映在市场上就是涨价。截至2021年2月19日,LME镍报价一度接近19655.00美元/吨,从2020年3月底报10891.95美元/吨触底开始反弹至今,涨了接近一年,涨幅高达80.45%。尽管近期价格略有回调,但整体仍处高位。

此前三元电池中的钴价格暴涨时,特斯拉就开启“去钴之路”,通过“高镍低钴”的方式对冲了钴带来的风险。但随着镍供应短缺,价格暴涨,直接成了劝退特斯拉等车企使用三元电池的导火索。

如何“镍”槃重生?

为了解决供给短缺问题,马斯克此前就曾呼吁开采更多镍矿,以供应特斯拉和其他汽车制造商为电动汽车提供电池。“如果你以一种对环境敏感的方式高效地开采镍,特斯拉就会给你一份长期的巨额合同。”

李斌在前不久的蔚来年度财报会议上也透露,今年年内三元锂电池短期内会遇到原材料供应考验。那么,当供应真的成“卡脖子”问题时,产业链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两会期间,镍供应紧张引起了人大代表的注意。人大代表、镍钴资源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杨艳指出,“我国镍钴铜铂族金属资源对外依存度格外高。镍钴资源在开发之初,就是为了解决我国镍钴资源供应的‘卡脖子’的问题,当前,国家正在向制造强国、交通强国、航天强国的目标迈进,因此,重视镍钴资源的开发与应用,将为我国许多战略应用领域的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目前,全球有六大镍矿供应商,分别是俄罗斯的诺镍、巴西淡水河谷、中国的金川集团、日本住友商事、嘉能可及必和必拓。而国内布局镍材料的上市公司有华友钴业、盛屯矿业、格林美、合纵科技等。

对于镍价上涨,华友钴业相关人士表示,“镍处于汽车产业的上游,与产业链紧密结合。从电动车看,应该保持镍价在合理的水平,这样下游企业就不会想去镍,镍价上涨对整个产业的伤害是比较大的。”

据天眼查显示,华友钴业经营镍、钴、铜等盐类、氧化物和粉体类产品,华友钴业镍资源开发以红土镍矿湿法冶炼为主,而为了应对供给紧缺,华友钴业尝试火法冶炼。

据了解,火法项目是从镍铁做到高冰镍,但此前没有企业大规模做。

对此,前述人士称,之前镍铁、硫酸镍、高冰镍价差不明显,但现在价差非常大,所以有企业有兴趣这么做,从镍铁做到高冰镍就会有较好的效果。华友钴业采购高冰镍,比现在从市场上买镍豆来熔解是更有利的。

此外,为解决镍供应短缺问题,从废旧动力电池回收也不失为一个好方式。“从动力电池回收得到的金属资源,对比采矿的金属,其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的优势,关键还规避了矿山开采时对环境的污染,”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综合来看,要解决镍的供应短缺,增加多种炼镍方式;协调汽车集团在整车制造、电池回收二次利用等方面项目合作,提高镍的回收利用是目前增加镍供给行之有效的途径。(校对/Arden)

责编: wenbiao

James

作者

微信:A-Jim17

邮箱:zhanxl@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专注汽车产业链,提供最新优质信息!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