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升股价配合减持,新莱应材侵害中小股东权益后遭投诉,交易所这样回应!

作者: 在野
01-27 18:48 {{format_view(14841)}}
拉升股价配合减持,新莱应材侵害中小股东权益后遭投诉,交易所这样回应!

集微网报道,近日,集微网在《利润率惨淡,帮小舅子套现 新莱应材阻挠中小股东参加股东大会背后有何“算盘”?》一文中提到,为充分挖掘新莱应材核心价值,爱集微拟以参加股东大会的方式对新莱应材进行研究与交流,却被公司董秘以未提前报备为由拒之门外。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新莱应材发布临时股东大会的公告后,爱集微便按照该公司的要求买入股票并且完成登记。在此之前,爱集微根据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相关规定和流程,已正式参加超100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并受到与会公司的积极接待和正面交流,参会标的覆盖领域则包括半导体、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

针对新莱应材对中小股东的不当举措,爱集微随即发起投诉。1月12日,就新莱应材拒绝爱集微委托的员工代表参加临时股东大会一事向深交所发起投诉,深交所随之展开对新莱应材的调查问询,要求其作出说明。

1月26日,爱集微收到深交所的调查问询回复,并督促新莱应材做好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

高管惊现奇葩言论

“新莱应材工作人员未曾向其表示‘交易所规定不让媒体及调研机构参加股东大会’、‘未事先告知’等;公司不存在违反《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2022年修订)》相关规定及侵害股东权益的情形。”针对爱集微的投诉,新莱应材向深交所这样回复到。

而在当日参会时,新莱应材董秘朱孟勇告诉爱集微:“我知道你们想要干嘛,之前已经劝退一家媒体了”,随后便以股东会和董事会一起召开所以不方便外部股东参会为由将爱集微员工劝退。

事实上,爱集微曾在新莱应材股权登记日买入该公司股票,并且在会议召开日之前提前发邮件至新莱应材朱孟勇的邮箱进行登记。但是,参会当日却被朱孟勇以多种不正当理由“劝退”,爱集微则立刻向深交所投诉以维护作为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根据深交所的回复邮件,深交所在爱集微发起投诉后,展开对新莱应材的调查问询,要求其作出说明。然而新莱应材却表示:“爱集微本次来访两名人员未出示相关授权文件,也未按照公司所在地政策要求,向公司报备核酸检测报告及行程轨迹,故公司拒绝其参加现场股东大会。”

需要说明的是,首先,爱集微并不存在未出示授权文件的情况;其次,在新莱应材的临时股东大会通知中,也并未注明要求提前报备核酸检测及行程轨迹等事宜。然而,当爱集微员工到现场之后,公司却以各种理由刁难爱集微员工参会。虽说爱集微是中小机构股东,但是应该享受的合法权益,如参加临时股东大会等会受到证监会和交易所的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

值得强调的是,在新莱应材召开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之前,爱集微已经按照要求向公司董秘邮箱发送参会登记,但是新莱应材董秘现场却称,未收到登记邮件。在爱集微员工告知其已经提前邮件登记后,董秘朱孟勇方才表示:“我去检查一下邮件”。

无疑,作为上市公司的董秘,工作上不恪尽职守,对外沟通上谎话张嘴就来,在被“打脸”之后,依然找借口说:“因为疫情,需要提前登记。”

那请问新莱应材,为何公司在通知中不将注意事项提前告知?为何在到现场之后又三番五次的推诿?这是对中小股东的蔑视吗?还是堂而皇之的侵害中小股东参会的合法权益?这让对关注新莱应材的其他中小股东置身何地?如此不尊重中小股东的新莱应材管理层难道只知道一边拉升股价、一边公然减持吗?

左手拉升股价,右手高管减持

事实上,新莱应材在半导体产业链当中,可谓是一个“奇葩”的存在。非但“不务正业”:其业务范围横跨泛半导体、生物医药、食品安全三个领域;且在A股半导体整体大跌之际,该公司股价却持续拉升,而背后却是一众高管持续减持的景象。

如果说该公司是业务上多点开花,广泛布局,但是三个领域关联度却并不紧密,完全不具备上下游产业链协同的作用;而公司的股价却在多个高管减持的情况下,强势的走出独立行情。

具体来看,自2021年4月份低点以来,新莱应材股价最高涨近5倍。公司的董事翁鹏斌、董事李鸿庆、财务总监黄世华、副总经理张雨、副总经理郭志峰从7月份便开始了减持的计划,即在2021年7月14日至2022年1月13日止合计减持94,738股。

虽然合计减持的股份数量不大,但是减持的时机却很巧妙。且在新莱应材宣布减持后,公司股价略有回调,但是随后便继续拉升。

新莱应材在高管宣布减持后,还玩了一手骚操作。公司于7月28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产品可以应用于泛半导体领域”、“是锂电的终端大厂(例如德国商先创、比亚迪等)的忠实供应商”。

随后,新莱应材的股价在7月29日至8月2日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30%,因此,公司还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新莱应材说明上述情况是否否对公司业绩具有重大影响。

结果,新莱应材的回复函显示,彼时公司获得的德国商先创在手订单为0.77万元,预估该客户年度的接单金额约为120万元左右;比亚迪截至目前暂无在手订单,比亚迪为公司2019年开始合作的新客户,预估该客户年度的接单金额约为100万元左右。

这也就是说,一边释放表面的重大利好用于拉升股价,另一边高管则借机减持。而所谓的重大利好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并不会给公司带来实际上的大额营收,也不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影响。简单来说就是,释放利好,拉升股价,顺手减持,这一市值管理的操作确实相当高明。

而就在上述高管减持完成之际,副总经理郭红飞宣布2021年10月21日至2022年4月20日止,拟减持不超过47,325股。此外,不久前,上述第一波减持的董事和副总经理等高管,再度宣布减持计划,拟于2022年2月15日至2022年8月14日止,合计减持不超过71,054股。

需要指出的是,在A股半导体概念股持续下杀的过程中,新莱应材的股价却依旧坚挺,1月14日创下历史新高达51.11元/股,本周在大盘持续暴跌之际,公司依旧保持上涨的趋势。截至1月27日收盘,沪指跌超3.5%,创业板跌超4%,新莱应材并未受到同期大盘的影响,仍旧有超过1%的涨幅。这与A股行情表现完全背离,其背后暗藏猫腻!

募投项目进展缓慢,连续“挪用”募集资金

据新莱应材披露,2019年,公司发行可转债募资2.8亿元用于半导体行业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但两年过去了,该项目却进展十分缓慢。

截至2021年8月20日,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6365.21万元,期末投资进度仅为23.64%。按照此前的计划,该项目本应该在2021年6月30日就可以达到可使用状态。

可惜,不仅没能完工,进展却也十分缓慢。对此,新莱应材却表示,主要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国内施工进度缓慢,一度陷入停滞,而且所需设备需要进口,由于海外疫情严重,设备未能及时交付,因此导致项目建设周期延长。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首先,新莱应材将本该用于建设上述半导体相关项目的资金拿去补充流动资金。

2022年1月13日,新莱应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在保证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正常进行的前提下,使用不超过1.3亿元的闲置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

重点来了,这里要圈住!因为这已经不是新莱应材第一次挪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了。

集微网翻阅新莱应材公司的公告发现,新莱应材上述可转债募集资金于2019年12月25日全部到位,2020年1月6日,公司就将其中的2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自公司董事会审议批准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也就是2021年1月5日该笔资金就需要全部归还至公司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新莱应材也确实在到期日之前将这2亿元归还,所以并未超过12个月。

然而,截至2022年1月5日,新莱应材募资的2.8亿元仅仅用了1.08亿元,余额为1.62亿元,要知道这还是含利息收入的。

看到这里则不难理解,为什么上述半导体项目建设如此缓慢,因为公司并没有将资金拿来去建设所谓的“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而是将钱拿去补充流动资金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延期?怎么可能不会建设缓慢?

去年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一年,今年又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一年,说好的一年,一年之后又一年,马上快三年了!

年年暂时补充,那项目什么时候建?还要不要建?是真的要建,还是假借募投项目的名义去挪用资金?

经统计发现,新莱应材连续两年通过上述操作之后,可以为公司节约财务费用约1566万元,这可真的是勤俭持家的小能手。

然而,对于新莱应材这样的操作,是否对得起债权人?是否对广大投资者负责?股价和公司的基本面真的相匹配吗?看似繁荣的背后究竟是否已经暗流涌动?这背后真的就是估值和业绩完美匹配的表现吗?

固然股价的上(炒)涨(作)很美好,但若有朝一日轰然坍塌,那又该是谁来接盘呢?毕竟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

写在最后

爱集微作为国内专业权威的ICT产业服务机构,旨在为全电子行业产业链包括半导体产品、半导体产业链和终端应用等提供行业资讯、咨询、投融资等服务。

自2021年下半年,爱集微正式推出《直击股东大会》系列栏目,聚焦半导体、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意在深度了解行业内上市公司,挖掘企业内在核心价值,了解产业现状,并结合爱集微产业资源优势,为产业链公司提供优质的信息服务。

截至目前,爱集微《直击股东大会》系列已经覆盖北、上、广、深及周边区域的行业内公司超过100家,其中,半导体企业占比达到56.3%,消费电子企业占比为28.7%,汽车电子占比则为15%。

后续,爱集微将持续深耕上述领域企业,并进一步扩大股东大会覆盖范围,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为产业链企业提供一手、专业、有深度的行业报道,并充分挖掘优质标的的核心价值,助其实现舆论和商业价值的最大化。

(校对/Arden)

责编: wenbiao
新莱应材 股东大会

热门评论

上市公司董事长面对面:发现企业内在价值,合作券商已超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