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资本探索晶圆制造,福兮祸兮?

作者: Oliver
08-16 08:16 {{format_view(72332)}}
民营资本探索晶圆制造,福兮祸兮?

无泡沫、不繁荣,半导体产业亦是如此。

泡沫浮于表面,而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往往沉于深处。陈大同说,半导体领域的投资不能跟着泡沫走,要想他人之未曾想,做他人之未敢做。

首期募资90亿元,16.66亿元收购德淮,陈大同担任投委会主席的元禾璞华刚刚参与投资成立了一家名为荣芯半导体的民营企业, 投资方还有清控银杏、鋆昊资本、红杉资本和美团等国内头部机构。

作为民营资本主导的一次大胆尝试,荣芯近期成为了业界焦点。几大机构为何“聚首”?收购德淮意义几何?民间资本主导的晶圆厂能否成功?外界的众说纷纭反而让荣芯变得更加神秘。

实际上,看似突兀的荣芯背后,一切皆有迹可循……

渊源:“拒投”时代走出的巨头朋友圈

陈大同回忆称,在他回国创业、投资的20年间,不仅参与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和一些几百亿上千亿市值龙头企业的孵化,也见证了国内半导体投资圈的形成。

“从一开始没人愿意投资半导体,到后来少量机构进入,再到业内出现一些并购的机会,半导体投资所需要的资金多,愿意投半导体的资金也越来越多,操作的复杂性和难度也越来越大。一路走来,如今留下的投资者都有着相似的理念,相同的情怀,以及对半导体产业都有着特殊的感情。”陈大同进一步指出,“更重要的是,这些年做成的不少成功项目,不仅使得大家对于半导体产业的理解更深,彼此之间的信任更强,大家的资金实力和产业资源也越来越雄厚。在此情况下,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界便形成了一些巨头级别的‘朋友圈’。”

荣芯背后的“朋友圈”,实际上也颇有渊源。清控银杏联席董事长吕大龙说:“清控银杏的七个合伙人都毕业于清华大学。陈大同是清华校友大师兄,一直是半导体产业界和投资圈的旗帜。在2015年以前,投资机构大多拒绝投资半导体行业之时,清控银杏就积极响应了陈大同的号召,做成了一些项目。”

吕大龙表示,大家合作投资半导体以来,对半导体产业的理解和投资理念趋同,同时也在多个项目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这就是荣芯背后的“朋友圈”的由来。

鋆昊资本也是该“朋友圈”的成员之一,其前身是“工银国际融通资本”,是一家躬身入局,从财务投资人转化为产业投资人的投资机构。其首席执行官贲金锋也告诉集微网,这个投资界的“朋友圈”并非徒有其名,大家会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当前产业形势下的痛点和机会。而作为横跨产业界和投资界的领袖,大家都相信陈大同对于半导体产业投资的理解和判断,这也是他们多次合作的出发点。

“不过,作为投资人光有情怀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再度集结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科创板的成立和去年中芯国际的上市,国家层面的政策和方向指引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而民间资本积累到这个时候也拥有了一定实力,可谓天时地利人和。”贲金锋补充说。

时局:短板效应凸显,产能制约行业发展

长期专注于硬科技领域投资的清控银杏,自1999年成立以来,一直保持对高端制造和信息技术等领域的高度关注。

清控银杏联席董事长吕大龙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表示:“作为高端制造皇冠上的明珠,半导体制造业一直是清控银杏关注的赛道。去年下半年产能刚开始紧张之时,我们这个‘朋友圈’便立刻开始了对于投资晶圆厂的探讨。”

元禾璞华、清控银杏、鋆昊资本等荣芯股东此前也投资了许多IC设计公司,产能紧缺让他们体会到设计公司的切肤之痛。在一些新的投资中,他们发现产能紧缺带来的短板效应愈发明显。

陈大同指出:“近一年来,随着产能越来越紧张,我们在投资一些IC设计公司之前的尽职调查也变得越来越简单,因为只需要了解一家公司能够拿到多少产能,就可以推算出它目前和未来的营收状况。”

显然,产能问题已经掐住了IC设计业的咽喉,而且这种产业矛盾并非短期现象,其带来的短板效应将长期限制整个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陈大同表示,这个矛盾实际上由来已久,过去的民间资本主要以投资IC设计公司为主,因为其相对而言所需要的资金并不多,投资回报周期也较短。而晶圆制造,包括上游的设备和材料都少有民营资本问津。而需要资金巨大的晶圆制造业大多靠国家的投资来发展,晶圆制造业也因其体量庞大,使得其发展速度滞后于IC设计领域。

不过,随着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升级,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新应用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需求,此时的陈大同认为,可以鼓励民间资本,在政府的指导下,作为国有资本的补充,有序地推动晶圆制造业发展。

去年下半年,产能短缺现象的恶化势态显露,包括陈大同、吕大龙、贲金锋在内的这个“朋友圈”伺机而动,开始了“荣芯”项目的筹划。

“其实也曾有过犹豫,因为晶圆制造业投资的资金量巨大、周期长,民间资本极少涉及。”陈大同坦言,“好在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创业经历,愿意去大胆尝试一些没有人走过的路。”

贲金锋透露,荣芯即“荣耀吾芯”,大家为了这份荣耀都做好了按部就班、长期战斗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刚好遇上了德淮的拍卖案。所有人一致认为,德淮会是一针催化剂,其有望将荣芯投产的时间节点大幅提前。

契机:合法、合规、合适的催化剂

陈大同直言,荣芯收购德淮原因有三,一是德淮处理的方式合法合规,以这种方式收购晶圆厂将规避资产交割和未来运营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二是德淮所拥有的“技术底仓”跟荣芯未来的潜在市场有相当大的重合度;三是淮安政府拨付资金对德淮进行了维持,使得该项目状况良好,并保留了200多人的技术团队。

德淮的200多人团队对于荣芯意义非凡,加上荣芯CEO陈军领导下最新组建的技术团队,外界所关心的人才问题便能迎刃而解。据了解,陈军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 (USC)电机电子学工程,博士学位。曾任中芯国际创始团队成员、万国半导体(AOS)联合创始人、吉瑞半导体公司总经理、美国闪迪SanDisk运营副总经理、美国AMD公司研发负责人。

2000年,陈军作为创始团队成员之一加入中芯国际,负责模拟电路的工艺开发,为中芯国际Nor-Flash等模拟类工艺积累做出了卓越贡献。之后回美国加入AOS,作为联合创始人负责AOS的技术开发。之后担任吉瑞半导体及美国闪迪两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在半导体行业有着丰富的技术、运营、管理经验。

除了人才、设备和厂房等现有资源带来的吸引力,贲金锋补充说,现任淮安政府愿意负责任地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去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使得在前期的调研中双方配合默契,这也是吸引荣芯收购德淮,落地淮安的重要原因。

据荣芯其他股东透露,吕大龙是最先帮助大家下定决心收购德淮的投资人,他的决心给了其他人信心。

吕大龙指出:“有人曾认为德淮的价格还能再往下降10%~20%,劝我们再等等。但我认为好的机会稍纵即逝,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不应该纠结这些10%~20%付出。

在接受集微网采访时,吕大龙多次提到:“晶圆制造业虽然需要的资金量巨大,此前也没有过民营主导的先例,但半导体制造是个很长的主赛道,民间资本作为这个主赛道的有益补充,做的就是拾遗补缺的事情。在这个主赛道中,我们投进去可能挣钱的时间比较长,最后可能也挣不了大钱,但是大概率也赔不了大钱。

定位:充分利用溢出效应,埋头苦干的民营企业

即便投资回报周期长,最终收益率也可能较低,吕大龙仍然坚持投资荣芯,这是因为荣芯本身的定位能带来颇具能量的溢出效应。

吕大龙直言,荣芯的定位是在成熟工艺节点配合国内IC设计公司,满足市场需求。一方面,荣芯未来能够为清控银杏、元禾璞华、鋆昊资本等其他股东参投的IC设计公司提供产能,有针对性的调整制程,完成产品迭代;另一方面,这些IC设计公司又能保证荣芯的订单量,推进制程的优化和进步。两相结合后,一个良性内循环带来的溢出效应,将极大程度的弥补晶圆制造业投资周期长、收益率低等缺点。

由于荣芯目前仅有原德淮一座晶圆厂,所以该公司的规划以盘活原德淮为主,推动项目早日量产,并最终达成满产的12英寸2.5万片月产能工艺节点覆盖90nm~60nm

陈大同强调,荣芯只是民营资本的一次大胆尝试,希望在成熟工艺节点做好国内大厂的“替补”,成为国内晶圆制造领域的一个有益补充。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荣芯股东中有国资助阵,似乎与纯民营资本主导的说法相违背。陈大同表示,国资参与优秀GP管理的市场化基金并不少见,其投资荣芯完全只是一次市场行为,荣芯的运营机制绝对是民营主导,市场化机制,未来亦是如此。

“我们不需要聚光灯,只想要踏踏实实的低调做事,让荣芯顺利的运转起来。”陈大同说,“目前荣芯项目的完成度还不足三分之一,后面还有更多、更复杂的工作要做。”

研判:三大要素已成熟,新机制将启

荣芯的成立,看似是一家民营企业的横空出世,实则标志的是我国集成电路行业的资本、市场以及人才这三大要素的成熟。

资深业内人士艾思(化名)告诉集微网,“集成电路行业具有二重性,即战略性和市场性”,这是从上世纪60年代一直到现在,从业人员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很有道理,但一直解决不了。

艾思进一步指出,以中芯国际为例,其起步阶段中解决不了资本问题,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依靠海外资本;在后来的成长阶段,与早期其他集成电路企业一样,中芯国际服务的大多是国外客户,解决不了市场问题。缺少人才团队,更是中国集成电路行业长期以来一直面临的问题。

然而,从当下的时间点来看,艾思表示,中国的资本在成熟,包括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市场在回归,下游的应用开始拥抱本土芯片;人才团队也在完善,20多年来业界培养了非常多的优秀人才。

“在资本、市场和人才日趋成熟之时,产业应该考虑启用一些新的机制。”艾思表示,“例如荣芯这样,完全通过民营资本主导来探索晶圆制造这一相对薄弱环节。”

艾思认为,国内集成电路产业近年来变化非常大,整个产业链都在迅速拔高,而荣芯团队对产业的变化显然早已有所察觉,不仅想到了别人未曾想的,也敢去尝试别人不敢做的,在产业发展迭代到一定程度的时代,让我们拭目以待民营资本的新探索,希望灵动的民间资本能给予半导体产业更多的活力。

福兮祸兮,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未来可期……

责编: 爱集微
荣芯

热门评论

集微咨询:造车新势力尝鲜,车规级IGBT开启国产化放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