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德晶圆重镇德勒斯登大规模停电 格芯、英飞凌、博世等恐受影响;

作者: 爱集微
09-20 07:29 {{format_view(3292)}}
【影响】德晶圆重镇德勒斯登大规模停电 格芯、英飞凌、博世等恐受影响;

1.德晶圆重镇德勒斯登大规模停电 格芯、英飞凌、博世等恐受影响;

2.8月造车新势力上险量排行榜:理想汽车第一,小鹏汽车第二;

3.英飞凌16亿欧元工厂投产 高度自动化只需10名工人运营;


1.德晶圆重镇德勒斯登大规模停电 格芯、英飞凌、博世等恐受影响;

据外媒报道,欧洲半导体重镇之一的德国东部萨克森邦首府德勒斯登(Dresden)日前发生大规模停电。据悉,当地有高达95%的区域都处在停电范围,影响多达30万户家庭与公司,当中包含在当地设厂的格芯、英飞凌以及博世。

图源:欧新社

综合媒体报道,德勒斯登本月13日因当地变电所一套110千伏系统遭到气球误触造成短路,导致供电不稳造成大规模停电,停电时间长达1-2小时。德勒斯登为欧洲重要的晶圆厂聚落之一,此次停电不仅冲击格芯、英飞凌、博世当地工厂生产,也使全球芯片短缺进一步加剧,供不应求的情况将更加雪上加霜。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受到停电影响的英飞凌晶圆厂,除做车用芯片外,也是MOSFET和电源管理芯片的重要供货商。在停电前,MOSFET与电源管理芯片在市场上已大缺,此次停电,恐让供不应求情况更趋严重。(校对/LL)



2.8月造车新势力上险量排行榜:理想汽车第一,小鹏汽车第二;

集微网消息,日前,根据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显示,在 2021 年 8 月造车新势力上险量排行榜单上,理想汽车以 9394 辆排在第一,小鹏汽车以 6945 辆位列第二,蔚来汽车以 6476 辆处在第三。该榜单的四至十名分别是:哪吒、零跑、威马、极狐、赛力斯、高合和岚图。

来源:新浪汽车

造车新势力上险量持续增长背后,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呈现高速增长态势。8月销量首次超过30万辆,渗透率提升至17.8%,1-8月渗透率提升至近11%。

数据显示,8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0.9万辆和32.1万辆,同比均增长1.8倍。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2万辆和26.5万辆,同比均增长1.9倍;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均完成5.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4倍和1.7倍。

值得一提的是,汽车产业链仍面临着供应链风险。8月汽车销量179.9万辆,同比下降17.8%。中汽协方面表示,8月汽车产销同比继续下降,降幅进一步扩大。供应链风险提升,导致减产压力进一步加大。此外,产销波动也与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有关。

中汽协方面还提出,虽然芯片短缺显著影响了企业生产计划,但汽车累计产销与2019年同期数据相比仍呈现微增。目前,主要是汽车产品供给不足,终端市场需求保持平稳。重型柴油车国六排放法规切换造成商用车市场波动,但轻客销售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拉动客车继续增长。(校对/Arden)


3.英飞凌16亿欧元工厂投产 高度自动化只需10名工人运营;

9月18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五,欧洲最大芯片制造商英飞凌位于奥地利维拉赫的新半导体工厂投产。由于采用了高度自动化技术,该工厂只需要10名工人就能维持运营。

图1:英飞凌位于奥地利维拉赫的新半导体工厂投产

这家工厂由英飞凌工业工程师安德烈亚斯·维特曼(Andreas Wittmann)设计,占地6万平方米,大约有8个足球场那么大,建设成本16亿欧元(约合18.8亿美元)。工厂内部到处都是机器人,它们通过头顶轨道系统运送硅晶片,并通过LED灯发出红色和绿色光芒警示。

与附近有大约140名员工的英飞凌老工厂不同,新工厂只需要大约10名员工。维拉赫的新工厂专门生产电力半导体,主要用于汽车。通常情况下,汽车上会使用数十个这样的芯片,可以控制电动车窗、导航系统等各种功能。

图2:英飞凌工厂用新半导体材料碳化硅生产晶片

英飞凌位于德国德累斯顿的工厂负责为大众等公司供货,但现在已经难以满足客户需求。随着汽车制造商越来越专注于电动汽车,需要的电力芯片也越来越多,投资扩产成为其必然选择。

但这家工厂开业之际,也恰逢芯片供应长期短缺,缺芯危机对汽车业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使许多工厂装配线闲置,并导致数百万辆汽车的生产计划被取消。

为此,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宣布了名为“芯片法案”的计划,以“共同创建包括生产在内的最先进的欧洲芯片生态体系”。

英飞凌表示,其维拉赫工厂将有助于缓解主要客户的需求瓶颈,其许多客户就位于附近。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莱因哈德·普洛斯(Reinhard Ploss)表示:“我们向客户传达的信息是,我们可以供应,尽管生产电力芯片至少需要四个月的交付期。”

他补充说:“这种紧急供应不会是免费的。因为在危机中,供应成本已经上升。我们确实认为,芯片价格会上涨很多。”

图3:英飞凌奥地利公司董事会成员托马斯·莱辛格与工业工程师安德烈亚斯·维特曼

尽管英飞凌的奥地利工厂确实获得了当地政府部分补贴,普洛斯也承认,这“有助于缓解全球危机”,但他并不认为,在欧洲建立更多工厂就一定能解决供应限制和供应安全问题。

普洛斯此前曾表示,芯片的最大客户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制造商并不在欧洲,因此无论工厂设在哪里,这些大客户都将继续排在全球供应队伍的前列。维拉赫的工程师维特曼补充说,如果今天做出决定,至少还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建成新新工厂。

欧洲芯片公司Dialog Semiconductor的首席执行官贾拉勒·巴格利(Jalal Bagherli)表示,更糟糕的是,芯片行业其他公司“的常规投资落后了1年甚至18个月”。Dialog刚刚被日本芯片制造商瑞萨电子收购,后者也是汽车制造商的芯片供应商。

Dialog依赖外部承包商生产芯片,但巴格利表示,当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导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芯片抢购时,许多第三方制造商对提高产能不感兴趣:“当我们问他们:‘你们在投资吗?’他们说:‘缺芯危机只是暂时的,只会持续三个月,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有人在家工作就再投资100亿美元建新工厂。’”

图4:英飞凌新工厂的设备,这里大约有八个足球场大小

英飞凌奥地利董事会成员托马斯·莱辛格(Thomas Reisinger)表示:“目前的需求水平是否会持续还有待观察。因为这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只有在确信有需求的情况下制造商才会真舍得花钱。”

德国梅茨勒银行分析师霍尔格·施密特(Holger Schmidt)称:“如果你收不到零部件,往往可能会超额订购。而且即使半导体公司会扣除这种所谓的双倍订单,你也永远不能确定订单是否真的符合需求趋势。“

当地时间周五,英飞凌受到了包括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和欧盟代表马丁·塞尔马尔(Martin Selmayr)在内的政界人士的称赞。塞尔马尔表示,英飞凌是创建“一流欧洲芯片生态体系”的“关键合作伙伴”。英飞凌是为数不多的几家能够自行设计和制造大部分芯片的欧洲公司之一。

但在维拉赫建造的半导体的劳动密集型“后端”流程仍将在马来西亚进行,这个过程中“工资成本起着重要作用”,英飞凌在马来西亚有一家精加工厂。莱辛格并不认为这种趋势将被逆转,他说:“我们在马来西亚有专业知识和工程师,我认为后端流程相关工作仍将留在亚洲。” 网易科技

IC

热门评论

大佬云集!2022半导体投资联盟年会50位顶级投资人名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