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知识产权> 正文

压力下走向内卷?华为一年内四次在欧洲对OPPO专利提异议

Lau·01-25 07:16·知识产权  来源: 爱集微

集微网报道 欧洲专利局官网信息显示,2020年12月23日和24日,华为和3G Licensing S.A.先后对OPPO一件专利欧洲专利发起异议程序,其中3G Licensing S.A.为国际著名专利流氓公司Sisvel的子公司。这已经是一年之内,华为第四次对OPPO专利出手,被提起异议的OPPO欧洲专利累计达到5件,这已足以说明OPPO在全球的专利实力给华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

这些迹象表明,华为在专利领域对OPPO的“攻击”正在从偶发性动作向大规模知识产权对抗转化。这或许是手机厂商间竞争趋于白热化的体现。受国际局势变化影响,华为手机海外出货量出现大幅下滑,正在被迫由增量市场开拓转向存量市场竞争。在此情况下,“华米OV”中实力仅次于华为的OPPO首当其冲成为华为的目标亦不无可能。

异议详情

专利异议是欧洲专利局特有的一种程序,优先于一般的专利撤销或限制程序。被异议的专利将由欧洲专利局异议审核部门审查并做出最终决定,最终决定分为维持专利、撤销专利和驳回异议三种。审核决定对欧洲专利局所有成员国生效。换言之,异议程序是针对欧洲专利局已授权专利的,“杀伤力”较大的一种专利无效“武器”,被异议的专利一般会认为对自身造成较大威胁,通常是被识别出来的较为重要的专利。

此次被异议的专利是一项通信领域的专利,名为“移动通信系统中的上行链路资源分配”,专利号EP3169130(以下简称“130专利”)。是2017年5月17日由OPPO申请的欧洲专利,2020年3月25日,该专利获得授权。

根据欧洲专利局对专利异议的规定,提起异议的期限为授权公告后9个月内,针对130专利发起异议的最后期限为2020年12月25日。与华为此前数次行动一脉相承,发起异议的时间精准地压在最后期限之前,足以说明华为对OPPO专利的系列攻击是经过充分筹划和准备的。

130专利异议信息(来源:欧洲专利局)

异议发起人分别为华为和3G Licensing S.A.,后者为国际著名专利流氓公司Sisvel的子公司。据集微网统计,2020年6月以来,华为和Sisvel及其子公司已对OPPO的7件欧洲专利发起异议,其中3件是由华为和3G Licensing S.A. 均发起异议的,2件由华为单独发起异议,2件由3G Licensing S.A.单独发起异议,这是华为和3G Licensing S.A.两家公司不止一次在相同时间对OPPO公司专利发起攻击,尚不清楚这两家公司对OPPO公司专利的异议是联合行动还是偶然的巧合。

“老冤家”Sisvel

Sisvel与OPPO的“恩怨”由来已久。

近年来,意大利NPE Sisvel频繁以专利诉讼发起者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据集微网不完全统计,仅无线通信技术领域,Sisvel所持有或间接代理的专利,在全球范围内涉及的诉讼案件便达到53起,这些专利诉讼中,Sisvel及其子公司无一例外以原告身份出现。

2019年4月至6月,Sisvel分别在英国伦敦、意大利米兰和荷兰海牙起诉中国手机厂商小米、OPPO和一加专利侵权,并提起临时禁令程序。公开信息显示,Sisvel开始接触小米并表明专利许可意愿是2013年,其后两年,Sisvel重复表达了该意愿。2015年,Sisvel开始与OPPO接触,但谈判多年始终未能达成许可协议。2019年,小米、OPPO进入欧洲市场,Sisvel趁机在“自己地盘”发起疯狂诉讼,意图迫使各手机厂商“就范”。

注:Sisvel与中国手机厂商专利诉讼统计

华为 VS OPPO

如果说“老冤家”Sisvel对OPPO出手尚在意料之中的话,那么同为国内厂商的华为对OPPO的攻击就稍嫌出人意料了。尽管作为竞争对手,双方长期在智能手机市场展开竞争,但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短兵相接,还是近一年的事。

2020年6月17日和7月14日,华为分别对OPPO的欧洲专利EP3085161(简称“161专利”)和EP3002881(简称“881专利”)发起异议。华为与OPPO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对抗态势初现端倪。

161专利和881专利分别是OPPO收购自爱立信和黑莓的专利。一般而言,企业收购专利会选择与本公司战略规划高度一致且质量较高的专利,这意味着161专利和881专利可能质量较高。当然,由于华为在欧洲对OPPO专利启动异议程序的原因,不排除上述专利对华为的某些产品造成了一定威胁,或华为某种知识产权策略需要。

同年9月4日,华为与3G Licensing S.A.在同一天对OPPO欧洲专利EP3327979(简称“979专利”)和EP3324569提起异议。OPPO另外两件专利EP3324568和EP3324567也在这一天被3G Licensing S.A.单独发起异议。华为与OPPO的对抗态势进一步明朗。

979专利等4件专利为同一专利族成员,均由OPPO于2017年12月15日向欧洲专利局申请。智慧芽全球专利数据库显示,被异议专利为通信领域标准必要专利,仅全球公开的简单同族数量就达到89件。智慧芽语义分析发现733组相似专利,相似专利的申请人主要包括LG、高通、黑莓、NEC、三星、华为、松下等,申请日期早于OPPO上述专利的不足10%。这意味着,OPPO被异议专利质量较高且在通信领域极为关键。

综合来看,成为华为和Sisvel目标的专利均为OPPO在欧洲的高质量专利。同时,无论是此次被发起异议的130专利,还是此前被提起异议的161等专利,异议发起时间无一例外均为异议期限截止当天或截止前一到两天。如此精准的目标和时间选择,显然不是偶然的随机行为,华为有计划地针对OPPO采取知识产权对抗行动的可能性较高。

压力下的内卷?

由于华为和OPPO均未对此发表评论,目前尚不清楚华为针对OPPO发起专利异议的原因和目的。不过,知识产权对抗归根结底是市场竞争的一种手段,华为对OPPO的打压,或与全球手机市场竞争格局变动有关。

美国极限施压下,华为手机海外出货量出现大幅下滑。以欧洲为例,据Canalys统计,2020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在欧洲市场份额下跌35%,二季度下跌17%,三季度继续下跌31%。与此同时,OPPO、小米等其他国内厂商则在欧洲市场表现抢眼。2020年一季度,小米欧洲市场份额上涨58%,OPPO更是增长十倍以上;二季度,小米超越华为成为欧洲第三大手机品牌;三季度,小米份额增长91%,OPPO涨幅更是高达4倍左右。

尽管同期华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有所增长,但据Digitimes Research最新数据,其全球出货量排名已经从2019年的第二名下滑至第三名。稳定了多年的全球手机市场竞争格局出现松动,恰逢5G商用关键时期,华为也难免感到压力。在海外市场受挫的华为,难以在海外开拓增量市场缓解压力,只能进一步挖掘存量市场,“华米OV”之间的竞争空前激烈。

而OPPO的迅速崛起,则可能是华为选择对OPPO出手的原因。市场方面,OPPO海外市场增长迅猛。知识产权方面,OPPO更是实力仅次于华为的国内手机企业,截止到笔者发文为止,虽然华为对OPPO公司的专利已经第4次发起攻击,但暂未看到OPPO公司任何反击的动作,这可能跟OPPO公司的文化相关。

然而,在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复杂的当下,同属国内厂商的华为和OPPO走向对抗,可能并非最优选择。与其“内卷”,积极创新升级、打磨产品,携手应对国际挑战或许才是双赢的明智之举。

{{like_num}}

参与评论
{{i.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i.create_time | changeTimed}}
{{i.content}}
回复 · 全部{{i.comment_num}}条回复
{{i.like_num}}
{{reply.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reply.create_time| changeTimed}}
{{reply.content}}
@{{reply.to_user_info.nickname}}: {{reply.content}}
回复
{{reply.like_num}}
加载更多回复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