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杳吧> 正文

【芯人物】李梦雄: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ieing”

乐川·07-17 15:01·老杳吧  来源: 爱集微

【本期人物】李梦雄,琻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本科、硕士,英国诺丁汉大学微电子学博士。回国前在SEQUANS、SENSATA汽车传感芯片事业部有十多年管理工作经验,是年出货量近亿颗的汽车级传感芯片的核心设计者和项目领导者,也是业界第一块单芯片WiMax产品解决方案的项目负责人;2007年在加州圣何塞的国际光学工程学会年会上报道了业界第一颗带宽超过5GHz的单片集成CMOS光接收器芯片,而这正是他的博士论文的研究成果。

图示:李梦雄博士

在国外生活多年,回中国创业做芯片,李梦雄已经度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2015年回国打拼之前,他在英国Reading已经定居多年,工作稳定,生活简单轻松。然而冥冥之中,在英国西南小镇寂静的夜色下,是一颗无处安放的,激情燃烧的心。2014年前后,因为项目管理的关系,李梦雄往返国内的时间愈来愈频繁,他敏锐地意识到,在崛起的国产自主品牌汽车的带领下,欧洲的汽车产业链已经开始向中国迁移,中国智能手机产业的故事大概率会再次在汽车产业上演。与此同时,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出台,国内的集成电路行业正在经历着千载难逢的机遇和巨变,一些熟悉的汽车产业朋友也鼓动他回国创业,这使李梦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回国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汽车芯片事业。

度过黄冈中学“黑暗三年”,一颗“自由而又无用”的灵魂

李梦雄1977年出生于湖北黄冈下面的小县城黄梅县,从小学到初中一路披荆斩棘,刀光剑影,高中考入全国闻名的黄冈中学,进入了人生中 “最暗无天日的三年”,他笑着这样描述高中三年。

一个班上50来个同学,都是从黄冈地区下面七个县市择优录取的尖子生,最后上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名校大概有十五、六个,都是人中龙凤,非常优秀的人才。”李梦雄回忆说。不过,他有更多的感触:“高中的这种军事化的应试教育,把我们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都花在了上课下课,做题答题这些近乎机械的事情上,把一个个鲜衣怒马的青春少年都变成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流水线产品,很容易造成人的逆反心理。”

高考结束进入复旦大学的李梦雄,一下子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放飞了自我。回忆上世纪90年代的校园生活,似乎一切都是美好的。“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理科图书馆里看电影,然后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足球场上,挥汗如雨,痴迷痴恋,足球从此成了我从年少时代开始一生都不舍不弃的情人。”李梦雄回想到大学时的校园生活,“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是空心的,一颗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李梦雄在复旦的时候本科念的是电子工程系,研究生的时候念的是微电子专业。复旦的文科很强,其实复旦的微电子专业也是顶尖的,“原本爱好文科,我却懵懂进了电子工程系,大三实习的时候,在几位老师的影响下,我对微电子产生了兴趣,选择了微电子专业方向,真正进入了芯片的世界。”

在复旦的校园里,李梦雄遇到了洪志良教授。洪志良教授是新中国第一位归国博士后,在瑞士苏黎世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85年回国后,洪志良教授在复旦大学从事博士后工作,师从谢希德先生。作为国内模拟电路芯片设计的先驱和领军导师,从归国到现在,洪志良教授培养了数百名芯片设计方向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其中的很多如今都成了国内外芯片公司的栋梁之才。“桃李遍天下,德高望重”的洪志良教授也非常爱好运动,足球、篮球、围棋、扑克都是洪老师擅长和喜欢的项目。“学习身体两不误,洪老师以身作则,不仅教我们如何设计电路,也教我们如何生活,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研究生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足球队就叫‘洪先生队’,洪老师也跟着我们一起上场比赛,还连续拿了三届复旦研究生联赛的冠军。两次我都是球队队长,我们‘洪先生队’是当时当之无愧的明星球队。”李梦雄说道,“这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幸福时光,在这个时期与老师和同学建立的深厚感情,对我后来回国创业也起到了不少帮助作用。”

求职新加坡、留学英国,领悟“勤奋”的真正含义

2001年研究生毕业后,李梦雄来到新加坡OKI研发中心任职,进行射频芯片、蓝牙、ADC、DAC等模拟技术的研究。“当时半导体产业对新加坡非常重要,也非常重视人才引进,从中国花大力气引进了很多优秀的半导体人才,最近几年国内的发展日新月异,反过来出现了人才回流国内。”李梦雄表示。“我在新加坡呆的时间不长,不到两年时间。”问起对新加坡的印象,李梦雄说道:“新加坡的国父李光耀深深地影响了我,他完全以一己之力把新加坡从一个小渔村建设成一个富足文明的发达国家。在建设新加坡这个毕生的事业上,李光耀倾注了他所有的热情、专注、勇敢和智慧。在我看来,李光耀是二十世纪最杰出的华人之一,他强烈的目标感和使命感启发了我。从经营公司的角度来研究李光耀如何建设、管理新加坡,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使命感和努力勤奋。真正的勤奋,不是被迫的重复性的机械劳动,也不是自我感动式的摧残健康,更不是因为拖延症导致的最后一刻的效率爆发。它来自于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对那些无法获得即刻回报的事情,仍然能够保持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和热情。

2003年,李梦雄进入英国诺丁汉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在短短三年内完成了博士学位的学业进修和研究工作,2006年读博期间,李梦雄就进入SEQUANS公司英国分公司,边读书边工作以获得更多的行业经验。

2009年,李梦雄加入SENSATA汽车传感芯片事业部,专门负责汽车无线传感芯片设计与开发。在此期间,他带领团队负责年出货量近亿颗的汽车传感芯片的设计、客户导入、支持与量产。这几款汽车传感芯片的终端客户基本覆盖了所有知名的整车厂商,如宝马、奔驰、通用、福特、大众、丰田等。“在项目开发过程中我也学习和积累了全面的汽车芯片行业管理经验。”

洞察汽车产业链变迁,决定回国“造芯”

2014年前后,SENSATA重点开拓中国市场,李梦雄频繁往返希斯罗机场和浦东国际机场之间,“岁月静好”中的他逐渐意识到,随着中国汽车市场逐年扩大,汽车产业链已经快速的从欧美向中国转移。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日、韩和欧洲汽车业的兴起,美国汽车产业江河日下,已经不复辉煌。虽然欧洲有德系车的深厚底蕴,还有恩智浦、英飞凌等众多汽车半导体公司的支撑,但是仍然抵挡不住汽车产业波澜壮阔的变革和向市场的中心地带,向中国转移的趋势。“过去十年,智能手机产业链的发展带动了中国电子产业的空前发展与繁荣,这个产业的发展历程也是中国电子产业的一个焕发新生的过程。我觉得这个故事大概率会在汽车产业再次上演。”李梦雄说,“所以我觉得再在欧洲待下去,说不定5年、10年后我就会失业。”

随着比亚迪、吉利等中国自主品牌车企逐渐壮大,和欧美国际大厂的差距越来越小,汽车配套产业链的发展也日新月异,国产汽车芯片领域也迎来了曙光。“刚回来的时候我需要找钱、找人,还有项目落地,像是一个救火队员。”李梦雄说道。后来在复旦微电子学院张卫教授、王鹏飞教授以及许多复旦校友的帮助下,临时借用了复旦大学张江校区的两间办公室,与李曙光、徐红如、温立等核心团队一起,搭起来了琻捷电子这个平台。琻捷电子的第一款汽车传感芯片,也正是从复旦大学张江校区的办公室里诞生。

“我们创始团队主要成员都是复旦校友,包括公司的天使投资方也是我们复旦的校董,琻捷电子早期是在复旦校园里面孵化出来的,我对复旦有特殊的感情,不仅仅因为她是我的母校,也是因为复旦大学和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的老师们当年培养了我们,并且又在我们创业的时候给我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和支持,我们真心感恩。”

至于公司定位的产品“突破口”,第一款芯片产品,团队非常明确:TPMS汽车胎压监测传感芯片。李梦雄解释,随着汽车市场日益扩大,安全事故也频频发生;数据显示,汽车轮胎问题导致的事故占全体事故的70%左右。为此,各国都推出了TPMS强制安装时间表,中国在2010年就推出了国标胎压监测推荐性标准,虽然中间因为各种原因,正式强制标准一直迟迟未能落定,但是在2014年的时候,胎压强制标准已经是山雨欲来,箭在弦上了。最终在2017年9月27日,GB26149-2017《乘用车轮胎气压监测系统的性能要求和测试方法》正式出台,其中强制规定从2020年1月1日起,在所有M1类车辆的新车中强制安装TPMS胎压监测系统。“因为有这个政策利好的驱动,每辆汽车需要4到5颗TPMS芯片,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2015年3月,琻捷电子正式成立。

李梦雄和他的创始团队前后花费了近20个月时间,直到2018年通过车规AEC-Q100认证,成功量产国内首款TPMS芯片,并在2019年成功打入了汽车前装市场,实现前装量产出货。公司日志上清晰地记录了公司的每一个里程碑的时间节点:芯片原型设计花费168天,可靠性测试与认证花费了586天,并累计进行了12次底层固件更新。

随后,琻捷迅速迭代了TPMS芯片产品,进一步提升现有产品的通信效率并降低功耗,并扩大了公司产品线。除TPMS之外,车载通用传感芯片、电池压力传感芯片、车载无线传输芯片等也已量产或在客户送样阶段。 

做汽车芯片的 “三重境界”

“芯片是一个周期比较长的创业方向,而汽车芯片更是如此。”李梦雄表示,“首先是研发过程非常长;其次,车规认证、上车测试、导入、交付都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也正因为如此,汽车芯片门槛高,对可靠性、质量要求更高,对创业者来说需要翻山越岭,反复捶打磨练。”

在李梦雄看来,汽车芯片有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是,在芯片的性能和可靠性上,要不输国际大厂,甚至在主要的关键性能指标上要比他们强,这是客户重点关注的。这需要专业的技术积累,选对正确的突破方向,只有在关键点上实现差异化,客户才会有替换意愿,甚至愿意溢价去尝试新的产品。第二重境界是,完成完整的车规级测试认证,实现客户端导入。包括:(1)实现芯片功能安全等级划分和设计;(2)完成芯片级别的可靠性认证;(3)完成客户端的导入和上车测试,道路测试。这里包括既要完成Tier1一级供应商比如模组厂商的测试和认证,也要完成OE终端整车厂商的测试和认可,包括严苛的上车测试和道路测试。第三重境界是,实现规模化量产和交付。从实现交付工程样件到实现批量量产中间也需要做严格的工程管控,文档支持。产品生命周期内可追溯,零失效率,量产交付都需要技术积累和专业经验。

“无论是芯片设计周期,还是客户的认证周期都非常长,我们必须静下心来,发挥本土化的供应链和人才优势,踏实把产业链做好,专注做好服务,做好产品。”他强调,“我们跟投资人也明确提出,投资汽车芯片一定要有一起艰苦奋斗的心理准备。”

如今琻捷团队经过几年齐心协力的奋斗,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主流客户包括Tier1和OE整车厂商的认可。“首先是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在汽车芯片领域,我们确实是国内少数不多的有专业汽车芯片背景的团队。其次,我们对客户需求的快速响应、快速支持方面也获得了肯定。”李梦雄强调,作为本土芯片供应商,更靠近市场,更靠近客户,这是相比国际大厂的一大优势。很多时候,成本、性价比对客户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给客户提供的服务和价值,必须是不一样,最接地气的,有问题能得到最及时的响应。他进一步指出:“我们的部分产品已经完成了国产替代,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是差异化,为客户提供更符合应用需求的新产品、新功能。在与客户的持续合作中,客户一定会产生新的需求,但是这个需求可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客户自己也并不清楚新的需求到了芯片层面怎么实现,或者用哪种技术实现。这就需要我们共同做判断,同时跟客户做充分的沟通交流,站在终端用户的角度来设计这个产品。”

 今天琻捷电子已经进入发展快车道,李梦雄强烈的感受到:“创业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进化的过程,越往前走,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有使命感,也越来越感受到人才的重要性。在创业过程中,我十分幸运找到了、遇到了创始团队里面这些优秀的团队成员,从琻捷创立至今已有五年,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一个整体,一路走来相互激励,团结一致,大家始终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一路相伴成长,彼此珍惜,十分难得。这其中,彼此信任是一切的基础。人才一定是公司最核心的战略,我们希望把公司建设成为一个舞台,希望有更优秀的人加入我们,希望我们这个舞台给每个人展示自己能力的空间,发挥自己才华的机会。”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ieing”,这句话源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主人公说:“get busy living,or get busy dying(忙着活,或者忙着死)。”“die”在半导体中是硅片中一个很小的单位,称为晶粒,李梦雄把“dying”改为“dieing”,作为芯片从业人员重新诠释了这句话的意思——忙着活,或者忙着做芯片。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李梦雄谈道,“我们身处一个激动人心的汽车行业大变革时代:汽车在电气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演进道路上一路向前,加速驶向未来。我们笃定相信,这是一个属于智能汽车的时代,在未来的10年,20年,智能汽车将深刻的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时代的车轮发出轰隆巨响,我们走到一起,只为一个共同的愿景:把琻捷电子做成中国的‘英飞凌’,在这个愿景背后,是琻捷电子的所有同事们数年如一日的努力和付出:我们的每一颗芯片上面都有琻捷人砥砺前行,奋力打拼留下的汗水和印记,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ieing(忙着活,或者忙着做芯片)”,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校对/范蓉)

【本文作者】

【朱秩磊】集微网深度报道团队资深记者,笔名乐川。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微电子专业。毕业后进入深圳一家大型LED企业任研发助理工程师,对LED外延、芯片、封装等产业链环节十分了解,期间还参与了公司与香港应科院关于大功率LED芯片的合作研发项目。

2010年进入电子、半导体行业全球知名权威媒体集团Aspencore(电子工程专辑/国际电子商情/电子技术设计),先后任产业分析师及驻上海记者,并多次获得公司编辑、写作大奖。在Aspencore的七年间,对全球及中国本土集成电路、半导体产业有了深刻理解,并在半导体媒体圈获得了良好的口碑。2017年进入集微网,历任主任记者、副主编、IC频道主编等。

重点关注全球半导体产业技术及应用市场发展态势,文字、采编功底良好,具备丰富的业内采访资源和人脉以及专业知识基础,有极强的新闻敏感度。

关注领域:半导体工艺,IC设计,传感器,射频,新兴技术

微信:Aileenzhu

邮箱:zhuzl@lunion.com.cn

欢迎交流及爆料。

{{like_num}}

参与评论
{{i.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i.create_time | changeTimed}}
{{i.content}}
回复 · 全部{{i.comment_num}}条回复
{{i.like_num}}
{{reply.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reply.create_time| changeTimed}}
{{reply.content}}
@{{reply.to_user_info.nickname}}: {{reply.content}}
回复
{{reply.like_num}}
加载更多回复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了